56书吧 > 夜莺出逃 > 第5章 夜莺
会议室内,安静且紧张的气氛忽的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看向桌面上发出声音的手机,会议室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原本正在汇报方案的人也停了下来。

  薄景年一身正装坐于会议桌的正前方,神色平常地注视着面前的文件。

  高位者总是带着惯有的凌厉,他目光看向桌面亮起的手机,最后抬起缓慢地扫视过会议室的众人,一寸寸的,不带任何情绪。

  他没有说话,却是眼神示意会议暂停。

  薄景年垂下眸子,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听筒内传来宋晚辞温淡的声音,“薄先生。”

  那端的宋晚辞淡淡地喊,目光仍是注视着窗外的,眼睫在阳光下落出一小块阴影。

  “您要把花房拆了吗?”

  宋晚辞平静的问,窗外的花房已经被彻底拆除,她停顿几秒收回目光。

  听筒那端没有传来一点声音,安静太过。

  宋晚辞眸子动了动,又问:“因为我昨天进去花粉过敏了”

  她说到这语句停顿了下,最后才淡淡问:“所以薄先生您才找人来拆除花房的吗?”

  薄景年的目光停顿在会议桌的桌面上,喉结向下滑动,低低的嗓音从喉间溢出。

  “是。”

  仅仅一个单音节,没有一点波澜与情绪,只是回答。

  宋晚辞平静听完,神色未变,她又问:“只有这个原因吗?”

  那端没有传来回复,但沉默已经是回答。

  宋晚辞抬手拉上了窗帘,卧室内陷入了昏暗中,她又对薄景年道:“我以后不会再踏进花房。”

  那端会议室内。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薄景年身上,皆是好奇的视线。

  无奈会议室实在是太安静,离薄景年近一些的人能听到一点点从手机里外泄出的声音。

  一个女人的声音,更加让人好奇了。

  薄景年抬眸漫不经心地扫过去,众人又立刻地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看。

  “嗯。”薄景年只是淡淡地应了声。

  但他没有挂断电话,似乎是极有耐心地等宋晚辞将后面的话说完。

  “所以……”

  “薄先生可以让他们把花房建回来吗?”

  询问的语气,嗓音却是平淡,似乎即使被拒绝也不会多做勉强。

  薄景年眉眼不动,他没回答宋晚辞的问题。

  “你喜欢?”他忽的问。

  宋晚辞缓慢地下楼,她拿着手机似乎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喜欢吗?”

  “那您就当我是喜欢好了。”

  她已经走到了院子里,被拆下的花房玻璃正被人抬走,白色的小苍兰的花瓣上也沾上了些翻起的泥土。

  宋晚辞安静地等薄景年回答。

  薄景年沉默几秒,嗓音很低,“那就再建,没有下一次。”

  宋晚辞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她很轻的应声,“不会有。”

  伤害自己身体的事情她为什么要做第二次。

  那个花房她以后都不会踏进去了。

  ……

  宋晚辞花粉过敏的症状持续了好几天,她不肯去医院,所以皮肤上所泛起的弥漫性潮红一直不退。

  原先的宋晚辞白的太过于病态,一眼瞧过去脆弱又不真实。但现在过敏的症状正好中和了这一点。

  从皮肤外表晕染开的粉红,如沾了玫瑰汁的白瓷。

  宋晚辞安静地喝汤药,晶莹的白玉碗里装着尚未冷却的药汤。

  那样苦的中药,她偏偏要一口口地喝。面无表情地喝完,眉毛也不皱一下,已然习惯。

  杨姨每次都给宋晚辞准备了话梅解苦,她也只是偶尔才会吃一个。

  杨姨站在一边默默注视着宋晚辞,心下却想到了之前。

  她来温园也有好些年头了,初次见宋晚辞时她年纪尚小,人又清瘦,病怏怏的样子,瞧着风一吹就能倒了似的。

  也幸是薄先生上心,每日安排汤药调理。宋小姐不肯去医院,也专门请了医生来看。

  一直养到今日,宋小姐原本病弱的身体才稍稍好些。

  只是近几日天气反复,受了风寒,病了好些天。但因为花粉过敏的症状,气色却要比以往好。

  宋晚辞将最后一口汤药喝完,神色平静地放下勺子,随后上楼。

  她穿过走廊,在路过薄景年书房时,宋晚辞顿住了脚步。

  书房门是关上的,除了薄景年极少有人进去,因此门也是长年合上的。

  宋晚辞垂下眼睫,几秒后,她走过去,打开了书房的门。

  她站在门边,目光淡淡的扫过书房的陈设,最后微微抬眸,目光漫不经心的看向书桌。

  顿住一秒,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