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山河枕 > 第91章
  第91章

  听见卫韫的话,沈无双觉得有些牙疼。

  如今北狄已经完全呈防守状态,图索与苏查僵持,如果大楚不主动进攻,也不会有什么事。卫韫叫卫秋和秦时月进来,吩咐了这几个月军防准备后,同他们大道:“我不在这些时间估计休战,不会有什么大事,我会放个替身在将军府里,你们帮忙遮掩着。这些时日你们好好修生养息,该准备的东西记得准备,我把人抓回来之前,你们能联系上我就找我,联系不上就找楚大人。”

  卫秋和秦时月点点头,也没多问其他,又详细询问了一些杂事后,这才离开。

  等他们走了,沈无双拿了一堆小竹筒进来,放到卫韫面前道:“一般用得到的药,都带着吧。”

  卫韫点点头,卫夏出去给他准备身份文牒,沈无双提了小酒邀请他:“出去聊聊?”

  卫韫应声,同沈无双一起走出去,坐在长廊上。

  北方的天空很澄澈,万里无云,明月高悬,明亮又干净。卫韫这些年长得很快,俨然一个青年的人模样,坐在沈无双身边,比沈无双整整高出半个头去。

  “其实抓个人,不必劳烦你亲自去吧。”

  沈无双闲聊着,卫韫给自己倒了酒,平静道:“此事事关重大,我放不下心。”

  “他是往华京去的,你大概是要回华京一趟。”

  卫韫没有应声,沈无双笑着瞧他:“我说,你不会就是为了故意回去吧?”

  卫韫淡淡瞧他一眼,没有多话。

  沈无双耸耸肩,觉得卫韫真是越来越没意思,这个人年少时候话还多些,越长大话就越少,到现在便是能不说就不说。

  成长仿佛就是给人的心建一座屋子,将所有人都隔在外面,长大了,屋子建好了,就同外面的世界遥遥相望,所有的感情变得迟钝,也变得格外冷静。

  沈无双说不清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也是这样走过来,于是道:“你也三年没回去了,该回去看看你母亲。”

  “嗯。”卫韫终于应声,沈无双抬起手,指了指房里的柱子:“想那个人也想了三年,见一见,也好。”

  卫韫没说话了,许久后,他终于道:“我会偷偷看她。”

  沈无双笑了:“这有什么偷偷的?想见就见,你见她,是犯了哪条王法?”

  卫韫抬眼瞧了沈无双一眼:“我心里的王法。”

  沈无双被他噎了噎,卫韫给沈无双倒酒:“无双,我同你不一样。”

  他平静出声:“我做不到你这么洒脱,我和她若在一起,就会有无数双眼睛瞧着。当初顾楚生说我年幼,我梗着脖子和他说我会坚持,但其实我心里是怕的。”

  “后来二嫂把所有说清楚,点明白,我觉得,她说得对。”

  “你喜欢一个人,就要把所有路给她铺好,不能冒冒失失的你喜欢,就拖着她去走一条格外艰难的路。就算她不在乎,”卫韫举着酒杯到了唇前,抬头看着明月:“我也心疼。”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沈无双有些烦躁,卫韫的话,何尝不是戳着他的心窝?

  沈无双抬手指着屋里全是划痕的柱子:“打算把那柱子画满,然后你这辈子就这么过了?!”

  “我给了自己五年。若我到弱冠,还像如今一样喜欢她,”

  卫韫平静出声,沈无双有些奇怪,转头看着月光下的人,看他喝完酒,将酒杯轻轻放在地面上,仿佛是再说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事一般,平淡中带了几分莫名的郑重:“我就回去娶她。”

  ——

  楚瑜跪坐在长公主旁边,看见太医一个个退下去。

  几乎整个太医院都来问诊,每个人都给了长公主一个肯定的回答——确有身孕。

  这成为了长公主逃不掉的事实,长公主让所有人退下去,就留楚瑜和她在屋里。

  门刚刚关上,房间里一片寂静,长公主便朝着楚瑜看了过来。

  她的手微微颤抖,楚瑜定定看着她:“殿下,这是您的孩子。”

  “这也是他的。”

  长公主咬牙出声:“他逼死了我的兄长,把我囚禁在这里,他害死了我大楚七万将士,把我的女儿远嫁出去——”

  长公主眼里含着眼泪:“他还想让我为他生孩子?!他休想!”

  说着,长公主推攮了楚瑜,她仓促站起身来,似乎要寻找什么,反复道:“我不能要这个孩子,我不能要,我……”

  楚瑜慌忙跟上,去拉住长公主,长公主见她不让她找东西,她就抬起手想要砸向自己的肚子,楚瑜一把拉住她的手,高喝出声:“殿下!”

  长公主慢慢转过头,呆呆看着楚瑜,她眼里含着眼泪,楚瑜从未见过长公主这样软弱的模样。她仿佛一个小姑娘,失去了所有铠甲和剑,仓皇无措。

  “我不能有他的孩子,”她沙哑出声:“你明白吗,啊?”

  “我明白,”楚瑜握着她的手,定定出声:“我明白。”

  “他是我的仇人,他是大楚的罪人,早晚有一日我要亲手杀了他,我要送他去黄泉路上给所有人谢罪,你知道吗!”

  “我知道。”

  “我已经委曲求全屈身于他了,我的骄傲、我的尊严、我的脸面,我的家人,我的爱情,我全都没有,全都给了他了!他还要怎样?!”

  长公主猛地提了声音,她颤抖着手捂住自己的肚子,神色仓皇:“我觉得他像一颗带着剧毒的种子,他想在我身体里生根发芽。可是不行……我什么都能让,我绝对不会为他生孩子……我绝对不会让他的孽种在我肚子里长大。我一定会杀了他,我要是有了他的孩子……”

  长公主苍白着脸色:“这是要逼着我以后,也杀了我的孩子吗?”

  杀一个爱人已经够了。

  她这一辈子,少年宫乱丧母,兄夺帝位后丧父,青年丧夫,中年丧兄。

  她一直同别人说,她要活得特别漂亮,不能让别人看着自己的笑话。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