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山河枕 > 第61章
  第61章

  “我在华京与你的人走散后,由侍女护送我,掩入流民中。”楚锦稳定住情绪,慢慢开口:“我本来打算跟着流民往洛州去找大哥,但路途中太过天真,不小心外露了手中银钱,于是被流民洗劫,而后侍女与我走投无路,她意图将我转卖给别人,被我发现之后,我与她争执,失手将她错杀。”

  “逃脱路上,我被买家追上,对方意图强迫我,我划破脸以吓退他,当时在荒郊野外,有一位夫人带着人前往凤陵,她听得我呼救,便让人停下,然后救下我。”

  “这位夫人姓李,”楚锦整个过程说得很冷静,楚瑜静静听着,心中五味陈杂,她不敢惊扰她,只能是等着楚锦继续道:“李夫人是凤陵城中一位官员的妻子,心地善良,如今战乱,她与几位小公子前往凤陵城找那位官员。她听闻我乃华京贵女,也没有生疑,反而承诺说到达凤陵后,让她丈夫给我人马,送我去洛州。我本生疑,但走投无路,还是跟着夫人前往凤陵。”

  “夫人待我极好,我却不信。世道太乱,我们遇上了流寇,夫人为了救我和几位小公子死于乱贼刀下,我按照夫人嘱咐,带着几位小公子沿路乞讨来到凤陵。我按照夫人的描述想去寻找那位大人,却发现那位大人,有些奇怪。”

  楚锦皱起眉头,回忆道:“夫人曾说过,那位大人官阶极高,乃正三品。可正三品官员,为何会在一个凤陵城中?凤陵城的县令,也不过下六品而已。”

  “这位官员姓韩,夫人描述里,他并不管理凤陵,只是在凤陵借了一处地方来用。她说自己夫君自幼喜欢做东西,年轻时沉迷于炼丹,后来又爱上制剑,总之没做过正经事。当官没有考科举,而是云游时去了一趟华京,然后就拿了官印回来,当地官员对他礼遇有加。而后他便离开家乡,来了凤陵。如今战起,他给了妻儿书信,说凤陵固若金汤,绝不会有失,让他妻儿赶来凤陵避难。”

  “姐姐不觉得奇怪吗?”楚锦分析道:“朝中三品以上官员算不上多,我大多知道,却从未听闻一位出身乡野,姓韩的官员。可官员对他礼遇有加,他还有官印封地以及俸禄,若非这韩大人说谎,就是说,这朝廷有一位三品官员被安排在凤陵,做不可告人之事。如今你也来了,我便猜测,这凤陵城之中,怕是藏着陛下什么秘密。”

  楚瑜点了点头,楚锦说这些她都想到了。如果放在以前,这位韩大人她可能会当成一个江湖骗子,然而如今皇帝钦点两万兵马来凤陵,再说这位韩大人,她却是信了。于是她点头道:“除此之外,可还有其他异常?”

  “我曾在这附近见过三次疑似北狄的人。”

  楚锦又道:“他们就是来一下,就撤走了,我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除此之外,凤陵城不收流民。”

  “不收流民?”这一次楚瑜有些诧异了,楚锦点头道:“我是从凤陵城下来的,他们不收流民,我没有文牒,进不去城。”

  楚瑜皱起眉头,心里有些不安。

  饭食送了上来,放在楚锦身前,楚锦尽力保持着优雅和镇定,可是却克制不住动作的频率,她吃饭的模样,比起以前,明显狼狈很多。

  楚瑜静静看着,一时竟是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情绪。

  她曾经恨过楚锦。有些时候,恨不得食其骨啖其肉。她对楚锦的感情,早在上辈子磨光了,重生回来,也不过是偶尔有那么片刻触动。哪怕是抱着她说自己爱这个妹妹,也不过只是宽慰。

  她不愿意楚锦走上当年的路,但是当年的姐妹情谊,也早就在时光里湮灭了。

  她对楚锦,早就是无爱无恨。她不打听楚锦的事儿,也不关心她的事儿。

  可是看见楚锦满脸伤痕低头急促吃着东西,楚瑜又觉得有那么几分不忍。

  她知道楚锦内心素来高傲,本来想说一句“慢着些”,又生生忍耐住,只是让人上菜慢着些,给楚锦一个缓一缓的时间。

  楚锦好不容易吃完了,几个小孩子也被人带了进来。

  那些小孩子一进来,就朝着楚锦涌了过来,焦急道:“姐姐你还好吧?她有没有欺负你?!”

  那些孩子一面说,一面看楚瑜。楚瑜有些好笑,环手瞧着这些孩子,逗弄他们道:“哎呀呀,你们姐姐都被我欺负哭了,你们要怎么样啊?”

  “你!”

  最年长那个孩子看见楚锦红着的眼,怒气冲冲道:“你等着!我一定让我父亲来收拾你……”

  “哦?你父亲要怎么收拾我啊?”

  楚瑜挑了挑眉,那孩子涨红了脸,憋了半天道:“你……你别嚣张,你要再欺负姐姐,我就拿……拿来炸死你!”

  “?”

  楚瑜愣了愣:“这是什么东西?”

  那孩子冷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楚锦笑了笑:“他说是他父亲做的玩意儿,约莫和鞭炮差不多。”

  楚瑜听到这话,笑出声来:“行吧,我等你父亲拿鞭炮来炸我。也别多说了,”楚瑜挥了挥手,让人上来,带着几个人下去:“你们先去梳洗休息。明日我们进城。”

  楚锦应了声,随着人下去。等他们都走了之后,楚瑜想了想,抬头同晚月道:“我是不是该去劝劝阿锦?”

  “这要看您的心意。”

  晚月也看明白这对姐妹之间的纠葛,垂眸道:“二小姐过去有诸多不是,您不喜也正常。但如今二小姐已经不一样了,您想要劝,也正常。”

  楚瑜没说话,楚锦的遭遇,她虽然只是只字片语带过,楚瑜却能听明白,这一路走来,楚锦有多不容易。

  她从小锦衣玉食,手无缚鸡之力,又生得美貌,虽然功于心计,却从未识得人间疾苦。

  她与谢韵囤于后宅,以为名声就大过天,以为在背后多说人几句就是恶毒,以为毁坏一门亲事就能害一个女子一生。

  却不知道,在这乱世之间,人命如草芥,她们后宅之中的恶毒与这世间比起来,太微不足道。

  楚瑜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