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山河枕 > 第50章
  第50章

  楚瑜微微一愣,片刻后,她轻轻对外应了一声,随后转头同顾楚生道:“等一会儿你马车到了后门,你再出去吧。”

  说着,她便掀开帘子一角,走了出去。

  刚走出帘子外,便有雨伞遮住了她上方,楚瑜抬眼看去,却是卫韫撑着伞。伞不大,他这样高举着在她头上,雨就纷纷落到了他身上。

  他瞧着她,面容里全是欢喜,身上带着她早已失去那份朝气,让整个世界都因为这个人的出现,变得明亮起来。

  楚瑜静静瞧着他,颇有些呆了。

  卫韫有些奇怪,叫了声:“嫂嫂?”

  这一声唤让楚瑜神智回来,她忙收了恍惚,低头下了马车。

  卫韫给楚瑜撑着伞,马车重新动起来,他回过头去,看见那晃动的车帘间,露出顾楚生的面容。

  卫韫心上一紧,面上却是不动神色,只是将伞撑在楚瑜上方,再靠近了一些。

  人的伤心事,从来都是越想越伤心。楚瑜方才同顾楚生将那过去的事原原本本过了一遍,说完之后,她就觉得,自己仿佛是将那人生再走了一遭,整个人累得连路都走不动了。

  那股子疲倦从楚瑜身上散发出来的,伴随而来的还有悲悸绝望,哪怕楚瑜什么都不说,可跟在楚瑜旁边的卫韫,却清清楚楚的察觉出来。

  他目光落在楚瑜脸上,她面带倦容,神色仿佛一个迟暮老人,似乎随时随地,她都可能坐化而去。

  这世上似乎没有她留恋的人事,她的来或走都变得格外的不可操控。

  卫韫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慌,他紧随在楚瑜身后,等楚瑜进了屋,发现卫韫还在后面跟着,不由得失笑:“你跟过来做什么?”

  “闻见嫂嫂身上有酒气,怕嫂嫂是喝酒上了头,有些担心。”

  卫韫跪坐在楚瑜对面来,楚瑜散了头发,斜卧在榻上,平静道:“无妨,我的酒量不止于此,不过浅醉,无甚大碍。”

  “可是,嫂嫂的样子,却似乎是醉得深了。”

  卫韫轻笑起来:“容我陪着吧,我安心些。”

  楚瑜明了他的心思,她不是个藏得住心事的,尤其是,在自己亲人面前,她也不需要藏。

  什么时候把卫韫当成亲人的呢?

  楚瑜也不知道。

  她手里捧着暖炉,目光平静看着这个少年,审视着他。

  她酒意其实是上来的,自己不察觉,却在行动上有所体现。她觉得燥热,便踢了罗袜,卫韫瞧着她垂在小榻前那一双赤足,不由自主就上前去,捡起她踢出来的罗袜,低头替她穿上。

  旁边卫夏瞧见了,忙上前拉扯了守着的长月出去,长月有些不明白,卫夏便一个劲儿捂着她的嘴往外拖。

  卫夏和长月出去了,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卫韫和楚瑜,楚瑜思维有些木木的,目光就凝在卫韫身上,看少年半蹲在自己身前,平静替自己穿了袜子,还抬头朝她笑了笑,温柔出声道:“冬日地寒,还是穿上罗袜吧,便不要任性了。”

  楚瑜沉默着,她垂下眼眸,全然不想理会谁。

  卫韫瞧了她散披着的头发,头发上沾染了雨水,带了潮意,他闲着也没事,便站起身来,去从旁边取了帕子来,站到楚瑜身后,温和道:“嫂嫂,我帮你把头发擦干吧?”

  楚瑜思索不了太多事,她低低应了一声,坐立起来,让卫韫握住了头发。

  她的头发很长,又黑又密。卫韫用帕子一点一点擦着,那双能握住几十斤长枪搅动乾坤的手,在这一刻变得格外温柔细致起来。

  他的温度就在她身后,提醒着这个人的存在,楚瑜没有说话,他也就没有言语,她的长发垂下来,遮住她的面容,过了许久后,卫韫突然觉得有什么,落在他手背上。

  他微微一愣,随后便慌了:“嫂嫂,是不是我手劲儿太重了?”

  楚瑜没有说话,本来也不觉得委屈,卫韫这么一问,居然就觉得有天大的委屈涌上来了。

  前世的今生的,所有的一切加在一起,楚瑜咬着唇没法出声,唇色都被咬得泛白,肩头微微颤抖。

  卫韫没敢上前看她,他站在她身后,只看着这个人这么不出声落着眼泪,就让他觉得心里仿佛是千军万马碾过一样疼。

  她一个人坐在他前方,靠近了才觉得,这个人其实是这样清瘦娇小的。

  她像一朵纤细美好的花,在风雨中轻轻摇曳,美好得让他心生向往,又柔弱得让他如此疼惜。

  他听着她的哭声,感受着她周遭翻涌那份孤寂,他想说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安慰。

  无能为力侵蚀着他,让他静静站着,许久后,他终于没忍住,伸出手去,按着她的头,让她轻轻靠在他身上。

  温暖触及那瞬间,楚瑜再也扛不住,骤然爆发出哭声来。

  她压抑了那么久,那么多年。

  前世十二年未曾哭,今生未曾哭,却在这个少年怀里,终于找到了一袭安心之地,放声大哭。

  卫韫静静站着,仍由她靠着,手温柔梳理过她的发丝。

  他甚至没有问她在哭声什么,只是给她静静依靠,不问缘由。

  楚瑜哭了许久,终于累了,竟是直接在他怀里,像个孩子一般,哭着睡了过去。

  卫韫察觉她睡了,轻轻将她放到榻上,盖上了被子,小心翼翼走了出去。

  骤一出门,他就朝着后院客房大步寻了过去,卫夏看了一眼他身上的水渍,感受到卫韫身上磅礴的怒气,没敢多说什么。

  卫韫一路冲到顾楚生放门前,一脚踹开了大门。

  顾楚生没有换衣服,正衣着狼狈跪坐在蒲团上,垂眸看着一根簪子。

  卫韫目光落到那簪子身上,二话不说,抬脚就朝着顾楚生胸口就是狠狠一踹。

  顾楚生被他猛地踹到一旁,卫韫上前一把揪起他的衣领,如狼一般狠狠逼近了他。

  “你同我嫂嫂说了什么?”

  顾楚生没说话,神色如死,卫韫一巴掌抽过去,怒吼出声:“说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