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我,祸水,打钱[快穿] > 108.黑化暴君的祸水母后
  小谢哭的真情实感,将大殿里伺候的宫女也吓坏了,忙过来扶她,“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当心身子啊……”

  “当心身子?”小谢抬起泪津津的脸来,一双眼哭的红肿,苦笑了一声看吓慌的闻之元,“皇儿你听多可笑,当心身子?我的身子早就不属于我自己了,有什么好当心的?”

  “母后……”闻之元从未见过有人哭的这般伤心过,她抓着自己肩膀的手是冰凉的,泪是热的,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全是泪水,他想替她擦擦,却又不敢,“母后这是怎么了?是谁欺负您了?谁惹您不高兴了吗?”他不知所措,她是太皇太后最疼爱的侄女,是皇后,如今又贵为太后,还有谁敢欺负她?让她这般的难过?是……皇叔吗?皇叔欺负了母后?

  “谁都欺负我,谁都可以欺负我……”小谢望着他,眼泪呆愣愣的往下掉,她倒是真真切切的为谢真儿难过,人人以为她是天底下最尊贵最有福气的女子,但谁又知道她从来也没有权利选择过,她恨极了,恨姑母恨谢家恨她的表哥,这些看起来天下最有权势的人,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保护过她,替她说过一句话,她的父母哄着她嫁入宫来,她的姑母逼着表哥强要了她,而她的表哥她的夫君除了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了一次都没有为她反抗过,她那时才十四岁啊……

  她难过极了,冰冷的手指轻轻摸了摸闻之元的脸,“连你也可以不信我,怀疑我,侮辱我欺负我……”

  他浑身颤了一下,慌忙道:“母后皇儿不敢!皇儿怎么会不信您,欺负您……”他却是无法再说下去,因为他确实怀疑了母后,他甚至想来质问她……他刚想解释什么,母后忽然猛咳了两声,像是要散架一般,一头栽倒在他手臂里,昏了过去。

  “母后!”他吓坏了,坐在那里根本不敢动,只敢抱着她,托起她那样小的脸,好烫,“母后!快!快传太医来!”

  小谢这一昏厥让整个大殿全乱了,嬷嬷忙去请太医,闻之元吓得哟,手足无措的将她扶躺在榻上,小手摸了摸她滚烫的额头就怒道:“你们这帮奴婢是怎么伺候母后的!母后烧成这样为何不传太医守着!”

  宫女和嬷嬷吓的跪了一地,从未见过小皇帝发火的,忙回禀说太医瞧过了,也吃了药……

  “还敢顶嘴!”

  小谢听到椅子当啷的声音,他把椅子给踢了?只听他怒不可遏的道:“母后若有个闪失你们一个也别想活!”

  不愧是个日后的暴君。

  小谢的心里就松了一口气,到底现在还以为她是他的亲娘,虽然黑化了一些但心里还是在意她这个亲娘的,来得及养正。

  系统惊叹道:“您是装的吗?宿主您的演技愈发的好了……连我也被骗了,哭的太好了。”

  哭是真哭,得让小皇帝明白她也是个无辜的受害者,她不是加害者。

  没过一会儿太医就急匆匆的来了,又是诊脉又是开药的忙了一通,小皇帝从头到尾都在她榻边没离开过,太医熬好了药他就接过来亲自喂小谢,十一岁的少年喂起药来格外的耐心。

  直到小谢的体温降下来,他才许太医离开,自己却依然坐在榻边。

  小谢装昏迷装的几乎要睡过去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殿之中安安静静的,有人忽然碰了碰她的手指,见她半天没动那只碰她手指的手就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指。

  “母后的手真小。”他的声音又轻又低,带着少年人的稚气却又格外的沉静,“真软……母后今天跟皇儿说了好多话,比过去十年加起来还要多。”

  半天半天,一张发烫的小脸小心翼翼的贴进了他的掌心里,像一个寻求爱抚的幼崽,那么小心像是怕惊醒她一般,缓缓的喘出了一口气,哑声道:“母后……皇儿只是怕您丢下我跟别人走了……”

  小谢僵在那里手指也不敢动,这小子……很缺爱啊。

  “恭喜宿主,男主的黑化值减少了百分之五,现在是百分之四十五。”系统的声音传来,小谢再次肯定,这个套路对这个儿子是对的。

  =====================================

  小皇帝守着她直到天亮,服侍他的公公催促他去上早课他才离开了小谢的寝宫。

  小谢听着他走远了才慢慢的睁开了眼,她这边刚被人服侍着梳洗,用了早膳,小皇帝就又出现在了她的殿门口。

  他快了几步走进来,看见她坐在侧榻上,就又慢下了脚步,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走到了小谢榻前,“皇儿给母后请安。”

  小谢抬眼看他,这小子如今又恢复了生疏冷漠的样子,还真以为昨晚偷偷蹭她的手她不知道。

  他看着宫女将药给小谢端过去,问道:“母后今日可觉得好些了?”

  “好多了。”小谢没有接药,让宫女放在了一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他,挥了挥手让伺候的人都退了下去,“坐吧,哀家有些话想跟你说。”

  闻之元心里紧张了一下,听话的落坐在了她面前,揣测着她是不是……知道他偷看到她跟皇叔偷情之事了?

  “昨晚……”小谢望着他,声音中有些尴尬,“昨晚哀家烧糊涂了,在皇帝面前失态了。”

  闻之元抬头看住了她,她竟然不好意思的撇开了眼去,像个……小姑娘与他道:“哀家昨晚是不是跟你说了许多胡话?那些话……你不许说出去,知道吗?”

  他没答话,她就转过眼来瞧他,“哀家同你说话呢。”

  “母后还记得昨夜说了哪些话吗?”他望着她,试探性的问她,“母后为何会说父皇和太皇太后欺负您?”

  问的好。

  小谢望着他顿了一下,垂下眼去唇角勾起了苦笑,非常言不由衷的道:“你就当哀家是烧糊涂了说的昏话,忘记了便是,别再问了。”

  他怎么可能忘记,她第一次对他哭的如此伤心如此难过,她瞒了他什么?

  他居然真不问了,端起旁边的药道:“母后先将药喝了吧。”

  这小子挺沉得住的。

  小谢靠在软塌里皱了皱眉,“哀家不想喝,药太苦了。”

  他竟然有些哭笑不得,他从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比她还像小孩子,“良药苦口,母后不喝药病怎么好?我小时候生病乳娘也是这样跟我说的。”

  她笑了一下,瞧着才十一岁的他道:“说的好像你如今长大了一般,你如今也才十一岁。”

  他有些惊讶,“母后还记得我的年纪?”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