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我,祸水,打钱[快穿] > 85.反派奸臣的白月光
  陆远也没多留,他今日一大堆的事要忙,将人给她留在了府上便起身告辞,小谢一时之间不知该不该送送他,走到大厅门口,陆远就顿了脚步侧过头来看她,“不用送了,晚上见谢姑娘。”

  他唇角挂着的笑意让小谢莫名觉得这句话他别有深意,竟然是被他撩拨的……羞臊起来!

  他已带着笑意大步离开了谢家,谢修忙将他送出去,又急吼吼的回来,看到大厅里的人一脸懵逼,“娇娇姐,姐夫来给你……送了个男人?这是什么礼啊?”天都没亮巴巴过来送个大男人,他这姐夫也是奇妙的人。

  “你懂什么。”小谢用脚将那昏迷的人转过脸来给谢修看,“再天下再也没有比你姐夫会送礼的了。”她想什么陆远居然全知道,这简直是给她送刀子来让她出气去。

  谢修看清这人的脸才恍然大悟,“姐夫居然这么快就将这人抓到了!可是……可是姐夫自己拿这人去替你出气不就行了?干嘛还送过来,让娇娇姐自己去?”

  小谢美滋滋的笑着,果然这天下只有陆远懂她,她就是要自己动手才会爽,“你不懂。”

  谢修看她笑那个样子也乐了,“是是是,我哪有姐夫懂你啊,这才认识几天,连我这弟弟你都瞧不上了。”

  外面谢氏慌慌张张的过来,哭笑不得道:“我的娇娇啊!吉时都快到了你倒是还这般悠闲!快过来!”

  小谢让谢修将此人先关起来,今日是她大喜的日子,过了今日再说,她跑过去就被谢氏急匆匆的拉过去,一路数落她道:“你这性子啊,就是打小不约束给惯坏的,半点规矩不守,以后进了顾家门,你可要收敛着些,便是顾远不说什么,也该顾及着老太傅是不是?人家是读书人规矩多……”

  小谢听着满心的说不清的暖意,像是真有了家一般。

  谢氏一直在陪着她,瞧她将发挽起梳妆完,穿好嫁衣坐在那里,像是突然之间从小姑娘成了大人,一时之间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拉着她的手嘱咐着嘱咐着就掉了眼泪。

  小谢忙替她擦眼泪笑道:“怎么还哭了?我便是嫁走了也离咱家不远,拐几个弯就到,我说不准每日还回来吃饭呢,叔母快别哭,明日我就回来了。”

  “我这是高兴,高兴你嫁得如意夫君。”谢氏擦掉眼泪握着她的手心中是真的不舍,“你父亲为你取名娇娇,定是希望日后你能遇上像他一样娇惯你,待你宝贝似的夫君,希望顾远能怜惜你心疼你,好好待你。”

  小谢心里也酸酸的,伸手抱住了她,“会的,阿远一定会待我很好很好的。”

  那吉时已到,外面响起鞭炮声和锣鼓声,喜娘笑容满面的进来说,新郎官来接新娘子了。

  她被盖上大红的盖头,被喜娘背出房门,明明她已成亲那么多次,可每次她都觉得紧张而开心,她喜欢她帮这些原主们踏上幸福,过自己想过的人生。

  外面好生热闹,鞭炮声、人声、欢呼声,将她的两只耳朵塞的满满当当,她瞧不见人,只瞧得见红盖头下走动的脚步,她看到一袭喜服停在她眼底下,有人朝她伸过手来,玉一样的手指轻轻牵住了她。

  那嘈杂的声音中,那个人就俯身过来与她说:“不必紧张,我牵着你。”

  她不知为何心中说不出的情潮翻涌,听见系统道:“恭喜宿主,原主幸福值涨了百分之五,现在是百分之六十。”

  上一世谢娇也嫁给过陆远吧?只是没有这样风光,她连娘家都没有,被陆远关在府中,就那么在府中简单的拜了堂,她上一世到死都没能风风光光的被亲人祝福送出嫁,这个仪式对她来说是求不到的一种遗憾吧。

  这一世她的出嫁是真的风光,圣上赐婚,嫁给当朝尚书大人,满京都贵女的白月光,而谢堂狠狠的为她准备了一大笔嫁妆,加上她自己给自己添的,那嫁妆从谢家一路排开排到老太傅的府邸都没完,浩浩荡荡绕着京都城绕了一圈。

  这阵仗把看热闹的人惊到了,知道谢家有钱,没想到这么有钱!顾大人这次娶的可太值了!

  满京都全出来看这浩荡的嫁妆队伍。

  ==========================

  闻梦锦没出府门躲在自己屋子里却还是躲不开不想听的,外面的小丫鬟聚在一起偷偷的议论嚼舌根,说那谢娇出嫁如何如何风光,嫁妆如何如何多。

  闻梦锦气的字也写不下去,将毛笔趴在了桌子上,墨将袖子洇湿了。

  她的丫鬟忙替她来擦袖子,又气的推开窗喝那些小丫鬟好好做事别嚼舌根,又过来安慰闻梦锦,“小姐别生气,我看那谢娇就是故意将家底掏空也要出这个风头,因她是商贾之女,本就是高攀顾大人,她也就只有钱能充场面,故意嘚瑟的满城皆知。”

  是啊,连她的丫鬟都知谢娇的粗鄙和低贱,顾远怎么就那么不开眼的看上了这等人?闻梦锦如何能不气,不堵得慌,她索性也不避了,让丫鬟替她换了衣服要随父亲一同去恭贺顾远,她倒是要看看谢娇能得意几天。

  ====================================

  这还是老太傅这么多年难得的喜事,顾府第一次这般的热闹,老太傅也高兴的不得了,他待这个徒儿就跟亲儿子一般,能看着他成亲再高兴不过了,他忙进忙出的,圣上居然是亲自来吃喜酒了,带着定安公主来凑热闹。

  陆远正是朝中炙手可热的宠臣,如此得圣上器重,来的宾客几乎要将太傅府塞满了,这还是他上一世和这一世以来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办喜事,一时之间心中也是感慨万千,忙的昏头,直忙到天黑,那赵青锋喝多了,醉醺醺的过来要与他喝一杯。

  陆远瞧着他,他眼睛红红的,也不知是喝多了,还是借着醉意感伤呢。

  “顾大人……顾远。”赵青锋端着酒杯一肚子的话,最后借着酒意也就只说出一句:“日后好好待谢姑娘,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陆远挑了挑眉,这是他的情敌在向他警告?不对谢娇好就要抢他的人了?他笑着与赵青锋碰杯道:“不用赵公子提醒,我的夫人我自会好好疼惜。”将那酒一饮而尽。

  小谢那边却是闲的慌,坐在榻上嗑花生吃,边听陆远那边的动静,想着陆远可别喝多了,今晚可是他们洞房花烛夜,喝多了影响他发挥。

  系统总觉得他的宿主很像是等着开始嫖大反派……

  外面那些个宾客可真能闹,直到深夜陆远才将重要的宾客送完,府中才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他终于带着一身酒气推开了喜房的门。

  小谢激动的忙正襟危坐,听着他关上了门,脚步声一步步朝自己而来,出现在了她眼底下,她心口突突跳,想着这会儿该叫他什么?夫君?阿远?还是……

  那酒气忽然就扑面而来,陆远醉了一般压着她倒在了榻上,红盖头贴在了她脸上,她只隐隐约约看到陆远望着她的脸,听见他带着醉意说了一句,“谢娇,你终究还是嫁给了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