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六零六、自沉大海
  “第二元神和天魔妖身居然被困住了。”

  远在大罗岛的王崇,面对此局面,也不由得微微愣神,第二元神和天魔妖身都算是他手里的强横战力,如今尽数没了,倒也不能说没有影响。

  好在他如今本身,也度过了金丹三灾,实力不俗,除非是遇到太乙境的道圣,也足可应付大多数的场面。

  但更头疼的是,峨眉的烫手山芋,如今却在他的手里。

  白胜出面倒也罢了,季观鹰出面算怎一回事儿?

  小清虚洞天内,峨眉两支数百弟子,此时都有些惴惴,如今峨眉没有玄机,玄叶,白云,玄德,也没有欧阳图和白胜这两个能做主的小辈,简直有些人头晃晃。

  玄操道人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道:“季观鹰道友传信说,白胜掌教为了引走大敌,暂时被圣手书生困住了,没几十年回不来。”

  “但我们峨眉不能没有人主持……”

  这位阴定休的第五徒弟叹了口气,说道:“我推玄鹤师兄为暂代掌教!”

  玄鹤道人一脸的苦涩,若是有选择,他真不想主持峨眉,但二代长老最强的几个走了,功力稍稍高明的几个都在闭关,准备突破阳真,三代弟子最顶用的三个都走的走,被困的被困……

  满峨眉居然真就只能是他盯上来。

  玄鹤道人纵然想推脱一下,游目四顾,居然都没找的出来人。

  这位阴定休的三徒弟,叹了口气,说道:“也罢!就为兄暂时执掌峨眉罢!我第一个建议,便是咱们本山,南宗合二为一,不知道诸位师弟妹如何说?”

  玄操道人叹息说道:“还能有什么可说,师弟一力支持。”

  峨眉南宗如今也只有玄操道人为尊了,剩下几位长老根本不敢抬头,这个提议居然就波澜不惊的过了。

  在座诸位峨眉长老,以及两派的弟子,都没有想到,这般大事儿,就如此浮草的决定,而且连个争议都没有,就此通过。

  峨眉本身的弟子和南宗的弟子面面相觑,还是司徒威自忖在本山呆过好多年,出言道:“今日起本山的南宗合二为一,便再没有本山,南宗,这般称呼,以后都可谓峨眉弟子。”

  司徒威虽然辈分低,乃是四代弟子,但他是“小霹雳白胜”的徒弟,又是四代的大师兄,在本山也是六大知客弟子之一,故而颇有些地位。

  他开口正好合适,峨眉三代和四代弟子,都微微轻松,算是解了心结。

  玄鹤道人又复叹了口气,说道:“就只是一件事儿,如今我们峨眉道法不全了。”

  王崇就没学的太清宝箓的最后一章,到了玄鹤这边,就连峨眉的太清玄门有无形剑诀都没了,至于其余道法,在座的诸位长老也都没学过的。

  应扬本来想要说,自己精通太清玄门有无形剑诀,但想了想,就没开口。

  王崇是得了回仙镜承认的暂代掌教,有资格去五灵翠碧峰内翻阅峨眉的典籍,但玄鹤道人却没得回仙镜承认,如今峨眉连回仙镜都没了,那宝贝还在小贼魔的手里。

  自然也就没法子,获得回仙镜的承认。

  何况,玄鹤道人也有自知之明,就算回仙镜还在,也不会承认他,所以也没法去五灵翠碧峰内翻阅典籍。

  玄鹤道人见诸位师弟都是一脸的惭愧,老着脸皮说道:“诸位师弟且跟我一起,凑一凑咱们峨眉的道法,免得好些道法失传。”

  玄操道人点头道:“我亦附议!”

  几位峨眉的长老,纷纷开言,同意了玄鹤道人的提议。

  峨眉的宗门大会,吞海玄宗季观鹰当然没资格参与,但如今小清虚洞天内有数百丹鼎门弟子,正在帮忙峨眉把五灵翠碧峰和小清虚洞天祭炼合一。

  故而王崇对峨眉的宗门大会了如指掌。

  他心头一叹,忽然就有一种感觉,此界的峨眉似乎已经被抛弃。

  玄叶玄德欧阳图,玄机玄一白云齐冰云秦登仙,这先后离开的两拨人都是峨眉最强的一批,那才是峨眉的精华。

  众人讨论了一阵,渐渐觉得并无什么话可说,玄鹿道人忽然提议道:“我等面临圣手书生这等大敌,何不去接天关,投奔杨祖一脉?”

  玄鹤道人一脸尴尬,说道:“此时说来话长,但总归就是一句话,不能!”

  玄鹿道人还想问,却见玄操道人使了一个眼色,他这才不肯说话了。

  玄鹿道人虽然在阴定休门下排名第六,但年纪却跟玄鹤玄操差距甚大,道行亦低,好多事情都不知道。

  他也知道自己必然是犯了什么蠢,但此时也不好问,只能等回头,去问玄操师兄。

  玄操道人安抚了师弟,沉吟片刻,说道:“我们也不好一直烦劳季观鹰道友,不若把小清虚洞天沉入大海,自然也没人找得到,可以躲避一时。”

  玄鹤道人也觉得是个办法,众人略作商讨,就定了下来。

  很快峨眉就派人来请王崇,表示要“自沉大海”,王崇也没办法,只能允诺,再把丹鼎门的金丹弟子,借给峨眉一年,到了期限,全都放出来,让他们自行还家。

  王崇送了峨眉一脉的人走,回到了大罗岛只觉得气闷,暗暗忖道:“待我突破阳真,配合第二元神,就去寻圣手书生斗一场。”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渡过三灾,但尚缺感悟,若失去人间走一遭,或可尽早突破阳真。

  王崇又复想起来,当年令苏尔让他做二十年小乞儿,感悟滚滚红尘,虽然他也游历甚多,但反而跟世俗接触越来越少,交游都仙朋,心境也越发高岸。

  此时细细思忖,也的确是有些过于飘摇,遂同意了演天珠的建议。

  王崇也不用收拾什么,只是略略交代几句,就离开了大罗岛,他也不用道法,乘了一叶扁舟,径回了东土。

  王崇回了东土,先是在海边的几座城镇小住数日,就一路向南,去寻天下知名的热闹城市,去完成早年没能做到的红尘炼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