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五七六、一口名曰混元,一口名曰五气

五七六、一口名曰混元,一口名曰五气

  仙家建造房舍,从来都用不得几日。

  邀月和水冰月所选的两处地方,只十余日,就耸立起来两座美轮美奂的仙舍。

  邀月和水冰月稍稍整饬了一番,就各自住了进去,只是两人大多都在邀月这边,时常一同谈论道法,颇有形影不离之意。

  王崇本来想回去阿罗山庄,或者丹鼎岛,但邀月却强行把他留了下来。

  王崇也知道,邀月是怕她渡天劫的时候,自己不在身边。

  邀月倒不是希望王崇帮忙,渡劫的时候,一般外人也帮不上忙。却是担心,自己若是过不去劫数,还能来得及多看爱郎几眼。

  王崇这种视天劫若无物的嚣狂人物,开始还有些暗笑,邀月姐姐实在太过杞人忧天,但很快他也就被邀月的情绪感染,再不提离开的事儿,也在邀月的流翠宫住下。

  这座因流翠谷,而被邀月名为流翠宫的仙舍,虽然比邀月在吞海玄宗所居大了五十几倍,但却也并不算巍峨,只能算颇精致。

  王崇虽然在峨眉那边,义正言辞,拒绝了萧观音,但暗地里早就把小两送来了大罗岛。

  这一日,他正在观赏邀月和水冰月操演阵法,这阵法却是吞海玄宗专为了渡劫所设,并无定法,视渡劫之人的道行法力,所用的法宝威力高下,多寡,可以随意增减。

  邀月夫人把王崇所赠的三盏天灯飞出,更把混元兜和五气炼形圈放入大阵,王崇的五口灵池剑,她紧紧守在身边。

  水冰月也把从徒儿手里借来的九寒钩和九寒砂,以及自己的护身飞剑放出,只留了天仙点将旗在身边,以备不测。

  两人反复操演阵法,五色祥云瑞霭,在阵法之中翻翻滚滚,转动不休。

  王崇身外先天五气流转,五色光华绕身,霞光滟滟,任谁瞧了一眼,都会觉得他与众不同。

  小贼魔脑子里想的却是:“邀月姐姐她们搞的阵法,我须得几击方能打破?”

  他稍稍推演了一番,自忖最多十击就能破阵,顺手取了两女的……

  好吧!

  王崇也知道自己想多了。

  王崇借出了灵池剑,手头没有飞剑,颇有些不习惯,元阳剑和无形剑分属峨眉,只能小霹雳白胜使用,他就在自己手头的飞剑之中选了选。

  最后圈定了虎翼双钩和天池七宝之中的两口飞剑。

  虎翼双钩虽然乃是上上品,但王崇也不大习惯飞钩,就把天池派的两口飞剑取了出来。

  这两口飞剑青纹紫授,形制奇古,连鞘带柄长一丈有余,乃是一对的宝物。

  一口名曰混元,一口名曰五气!

  一口能把所有真气,转为混元仙气,一口能如五气炼形圈一般,把混元仙气化为若有实质之物,比如灵兽仙禽,比如飞剑法宝,甚至人物模样。

  两口仙剑合璧,就如混元兜和五气炼形圈一般,只是细微之处有些区别。

  也由此可见,天池派的底蕴,也就只此而已,就连镇派七宝都有重复。

  王崇修成先天五气,他自己就能以先天五气幻化种种,还真不需要这对仙剑的混元仙气和五气炼形之术,好在这两口飞剑除了转化混元仙气和五气炼形之外,还有增幅法力之妙用。

  所以最后小贼魔选了这两口飞剑,用来代替灵池剑。

  邀月和水冰月演练阵法,预备渡劫,王崇就半云半雾的飘荡天空,祭炼混元和五气两口飞剑,陪着自己的邀月姐姐。

  邀月和水冰月把阵法操练了数十次,虽然还不够尽善尽美,却已经做到了极致。

  两女也都是苦修多年得道的女仙,知道不能太过消耗精神,故而也就罢了手,端坐在阵法中央的莲花上,默默运转真气,恢复功力。

  水冰月打坐了几个时辰,也就把功力恢复的差不多,她眺望了一眼天上,忍不住问道:“邀月妹子,你的季弟弟若是渡阳真六难,该是什么样子?”

  邀月此时也恢复了功力,望了一眼王崇,忽然笑道:“我哪里能知道!也许只和他渡过金丹三灾差不多,出门转一圈,也就渡劫过难了。”

  水冰月笑了一笑,忽然问道:“记得你说过,他答应过你,不去证道太乙,你现在还觉得,由此可能吗?”

  邀月沉吟半晌,苦笑道:“这你可就问倒妹子了。他虽然对我甚是恭敬,但却并不怎听话,你看他现在乖乖的,背了我,不知多么嚣张,也不知道都浪荡去了哪里。”

  水冰月噗嗤一笑,说道:“你自己选的夫婿,如何又抱怨起来。”

  邀月亦笑道:“也不能说是我选,此也算是上天替我选了夫婿。”

  水冰月一时好奇,想要再多问几句,邀月却再也不肯说了。

  世上再无一人,如邀月夫人这般了解小贼魔的底细,更知道演庆真君亲自出手,斩断了这个弟弟的因果,自己绝不肯泄露半点端倪。

  就算水冰月跟自己情同姐妹,可姐妹也未如夫婿亲近。

  水冰月其实也颇好奇,王崇的来历,这位演庆真君的小徒弟,拜师吞海玄宗之后,就被两位道君指定了婚约,邀月居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反抗。

  水冰月知道自己这位好友,当真是极烈的性子,绝不会屈服。

  只是她虽然好奇,邀月不肯说,知道是必有难言之隐,她也就不问了。

  两女闲谈的时候,王崇袖中暗暗推算了一回,忽然向东南方向眺望了一眼,心头忍不住有些杀意。

  东南方数百里之外,有个一身敝旧道袍的疯癫道士,正在远远眺望这边。

  他叹了口气,说道:“邀月道友,水冰月道友,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但奈何我徒儿落在元真老儿手里,他让我坏你们道行,老道也只能从命。”

  “你们也莫要埋怨老道,只怨恨自己命不好罢!”

  这位疯癫的道人,正是道极宗的洞明。

  当初王崇大闹天池岛,虽然知道他徒弟周安世落在元真上人手里,但却根本没得空,去顺手救人。

  何况洞明这人还要抢他的宝贝,王崇就算有能耐,也懒得救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