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五四八、缘在白云
  王崇如今已经四行灵物俱全,也将近炼化,却只差个土行灵物,未能铸成先天五气金丹,心头颇多抑郁。

  他稍稍沉吟,忖道:“梁漱玉那条线,怕是搭不上了,只是天下间也不知道还有谁人,能有此灵物,该如何努力?”

  按理说,修道三百余年,铸就金丹,又是修炼的山海经这种以进境迟缓著称的功法,已经天下罕有其匹,成就不凡了。

  只是王崇总感觉演天珠不大靠谱。

  这破珠子不让他提前铸就金丹,却总也不说为什么,小贼魔隐隐有些预感,这破珠子糊里糊涂的没准就算错了。

  最近演天珠也不提压制修为的事儿了,还挺积极的主动帮忙凑齐灵物,怕是自己也有些感觉。

  王崇正放纵思绪,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回仙镜说,能帮你解决土行灵物,但需要我们帮忙白云晋升太乙。

  王崇哑然,半晌才回答道:“我如何有这般本事?”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白云积蓄已足,她又是修炼的峨眉最正宗心法,晋升太乙境并不算难。之前这老尼姑不敢晋升,生怕一时失手,峨眉就完蛋了,才压住了修为。

  王崇微微思忖,也大概明白白云的心思。

  峨眉一共就三位真人,玄机总不在峨眉,玄叶干脆就叛教了,只有白云苦撑大局,若是她晋升失败,峨眉再无屏篱!

  所以……白云绝不敢突破境界。

  回仙镜好歹也是峨眉的镇派之宝,如今峨眉形势好转,未免就操心峨眉这些小辈的前途。

  峨眉现在最强的几个战力,不管是玄叶,欧阳图,白胜,玄机,都不算十分牢靠,也就只有白云是一心一意为了峨眉,白云大师若能晋升太乙,峨眉才算是有了保障。

  至于玄德……

  这位掌教本身倒是靠谱,但别人可不知道,现在大家都还以为这位是个金丹宝宝呢。

  王崇想了一会儿,对演天珠说道:“我去劝劝白云。”

  他绝不会怀疑,回仙镜拿不出来土行灵物,阴定休当年不知抢了多少宝贝,若说没有,才是没人肯信。

  王崇本身当然去不得峨眉,他直接回了大罗岛闭关,毕竟四行灵物,还未全部炼化,还需要多努力一番。

  “小霹雳白胜”带了血如来,飘然降落在峨眉本山,他没有回去自己的所居的洞府,而是开了太和仙府,以太和鼓召唤三代所有门人弟子。

  太刑仙府有太刑钟,乃是奖惩门人之地。

  太岳仙府是峨眉每有重大事情,诸位长老定下计议的所在。

  太和仙府却是着急晚辈传授道法的地方,只是如今阴定休飞升,二代长老各自授徒,却没人开讲道法,荒废了许久。

  王崇敲动太和鼓不久,峨眉的三代门人就悉数赶来,就连极烈,徐文和都带了五十一名,连记名弟子都不算的年轻人过来聚会。

  甚至就连萧观音,奚南,奚元,奚洛,等人也都来了,只有那些寻常的丹鼎门金丹,才不得召唤,继续做苦力,祭炼阵法。

  王崇静候了一炷香的功夫,见所有三代弟子尽数到场,笑道:“此番召集众位同门,是有两件事儿。第一,我新收了个徒弟,亦是你们的晚辈,日后还请诸位多多照拂。第二件事儿,元阳剑法乃老祖所创,我思考甚久,觉得众位同门都该有一份机缘,故而决定开讲三十日,先把入门的少阳剑法传授,哪一位炼成了少阳剑诀,就可自行选择,学不学元阳剑。”

  峨眉三代弟子顿时群情汹汹,有一半的人瞧了一眼血如来,心道:“这位师侄儿年纪甚大,怕是没什么学道的机缘了。”

  血如来好歹也是太乙境的大圣,此时收敛了修为,就连修为最高的应扬都瞧不出来,何况其余!

  但大多数人关心的是,居然可以学得元阳剑诀,都不由得暗暗盘算。

  应扬微微犹豫,就站起身来,朗声说道:“我学的是大小五行剑诀,元阳剑诀虽然好,却不合我的路子。白胜师兄,我就不学了罢。”

  王崇点了点头,说道:“应扬师弟,你去吧。”

  应扬微微一礼,扬长而去。

  齐冰云,许旌阳,刘灵吉,燕金铃,尚红云等得有真传的弟子,亦先后起身,言明自己不想学此剑法,王崇亦不挽留,放他们一一离去。

  修道讲究唯精唯纯,王崇自己虽然学得无数道法,但根基就是山海经和天符书,其余道法尽数抛却。

  就算第二元神,其实也只精修剑法雷诀罢了。

  应扬,齐冰云,许旌阳,刘灵吉,燕金铃,尚红云等人,都有主修的道法,故而并不贪得元阳剑诀。

  “季观鹰”门下的萧观音,奚南,奚元,奚洛,徐文和,极烈等人,自知非是峨眉派的人,也都急忙起身,跟王崇告辞。

  王崇也不会坏了规矩,亦让他们自行离去。

  剩下的峨眉弟子,反复权衡之后,也有十余人陆续告辞而去,放弃了此一机缘。

  至于白胜的三位门下。

  素琴倒是没心思学,但司徒威却不由得心头大喜,他学的是少阳玄阴两路剑法,知道若是自己晋升金丹,就会得授阴阳天遁剑诀。

  但此时居然还有机缘,能够再学一路绝顶剑术,不由得欢喜不尽,当然就留了下来。

  血如来乃是太乙宗的大圣,也不屑学少阳剑,这么一路峨眉入门剑法,至于元阳剑,他也知道王崇不会传授,故而笑了一声,就起身离开,临走前还对素琴叫了一声师姐。

  血如来在太乙宗,被困在一根血肉大柱之中,狼狈无比,素琴也对这位师兄没甚感情,几乎没去看望过。此时血如来神清气爽,虬髯电目,长发飘然,气度非凡,素琴也自认不出来。

  她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师弟,却见这个师弟洒脱而去,给她一种感觉,这个弟弟好生神秘。

  王崇也不管这些人如何想,便开始传授少阳乾坤剑!

  峨眉三代弟子,不少是学过少阳剑诀的,听闻得这一路少阳剑法,个个目瞪口呆,好些人不明究竟,还以为是老祖新创的法门,稍加钻研,顿觉奥妙无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