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五二一、肥成了万魔山
  王崇被玄德两眼泪汪汪的弄的手痒,真想一剑劈了这位本身的掌教,若非演天珠拼命的劝说,他斗不过玄德,说不定真就会上演——小霹雳密室斩玄德,本山倾巢斗南宗!的话本来。

  王崇最后不得不撕下面皮,说道:“我实在没什么东西,能拿出来做彩头了。不若玄德掌教和我一起,去伏击了太乙宗的几位真人,把这件事儿搅黄。”

  玄德精神一振,说道:“我们两个如何行?须得叫上欧阳图师侄儿!”

  王崇连连点头,虽然演天珠无数次提醒他,玄德这老匹夫,其实厉害的紧,但他仍旧还是更愿意相信欧阳图,毕竟小剑仙出道以来,战绩辉煌,晋升阳真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战力彪炳。

  如今欧阳图不但有无形剑,还学了太清玄门有无形剑诀,阳真境只怕已经无敌。

  虽然王崇知道,玄德只怕也是一般,无形剑他有三口,太清玄门有无形剑诀只怕更为谙熟,仍旧觉得欧阳图更可靠。

  这却是两人的人设不同,玄德虽然号称五大金丹之一,欧阳图和令苏尔晋升阳真,他更号称金丹境第一,仍旧没法给人强横无匹的感觉。

  玄德道人又复详细商量了,如何分配“贼赃”。靠着一手哭功,把王崇弄得毛了,让出了三成利益,这才笑呵呵的跟自家的师侄儿一击掌,定了私下的盟约。

  玄德倒也干脆,立刻把自家夫人唤了过来,笑呵呵的说道:“我要出门去,跟白胜师侄儿一起办一件大事儿。我不在的这几天,就由夫人照看宗门,一切事情都等我回来再说。”

  玄德好歹是峨眉掌教,不能轻易出动,一旦出动,就须得有一番交代,包括本门的法宝法器,丹诀道书,以及谁人暂且执掌宗门……都要分说清楚。

  玄德也还把几个同门师兄弟叫过来,也一一做了嘱咐,这才足踏云光和王崇离开了峨眉。

  峨眉本山的人虽然担心掌教,但如今白胜也算是凶名在外,两个亲传徒弟都在峨眉山,倒也没人以为他会害了玄德。

  只是谁也都不清楚,王崇究竟把掌教忽悠去干什么。

  王崇叫上了玄德,自然就会去小清虚洞天找欧阳图。

  小剑仙的无敌名声,除了是杀出来,也是数百年如一日,苦苦闭关修行,练出来的本事。所以欧阳图没甚事儿的时候,一定是在南宗的小清虚洞天内闭关,绝没王崇这般,如泥鳅一般划,一个眼神没招呼到,就不知溜去了哪里。

  玄德纵然脸皮厚,也不好意思去南宗的洞天内,毕竟他有个峨眉掌教的身份,跑来南宗的洞府,还和和气气,未免就有些怪异。

  王崇把玄德撇在外头,自己稍稍露面,就有南宗的人开了门户把他接引进来。

  小贼魔直接去寻了欧阳图。

  欧阳图恰正在跟玄叶磨炼剑术,只见这位小剑仙虚虚一指,就有无形的破空之声,纵横来去,如电如雷。

  玄叶却只用一口太白灵光剑,就压制了自己的徒儿。

  眼瞧王崇回来,玄叶笑道:“正跟你师兄斗剑,你也瞧一瞧,如果遇上了擅使无形剑的人,该如何应对。”

  王崇笑道:“还是掌教师伯手段厉害。这手以攻破隐,果然绝妙。”

  王崇得了玄叶亲炙,也算是正魔两道有名的剑术大宗师,自然瞧得出来,玄叶是以绝顶剑术,逼欧阳图不得不防御,不得不提升剑光之速。

  太清玄门有无形剑诀最佳妙之处,就是无形无影无踪无相,但玄叶逼着欧阳图全力运剑,剑光本身还能隐去,但剑光破空之声,还有如奔雷般的剑气可就隐藏不住了。

  在玄叶这等绝顶剑仙的眼中,稍露一丝的踪迹,就等若没了“无形”之妙。

  王崇瞧得一会儿,也明白过来,玄叶亦是在指点欧阳图,若是遇到自己这般厉害的剑术高手,该如何才能尽数发挥无形剑的妙用,不为对方所制。

  两师徒各尽全力,玄叶把峨眉各路剑法,一一使出,从入门的六路剑法,到九种上乘剑法,每一路都使的妙招纷呈,是王崇平生所不能想象的剑术极致。

  王崇暗暗以玄叶的剑术,印证自身所学,只觉得大有长进。

  至于欧阳图的剑术,王崇反而没什么心思去学,太清玄门有无形剑诀他和欧阳图,虽然修炼的时间有些差距,但也就是十多年而已。

  欧阳图强也不是强在这十多年,而是一以贯之的强横。

  他在修炼太清玄门有无形剑诀上的心得,几乎都教给过王崇,没有半点藏私。

  王崇差的是几近千年的苦修,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磨炼,区区一场斗剑,反而看不出来什么。

  玄叶足足跟欧阳图斗剑了两个多时辰,这才兴尽罢手,留下两师兄弟。

  欧阳图手中的无形剑,重新收敛,从无形无影的剑光,收聚成了一口水晶般透明的飞剑,这口短短的飞剑在他十根手指头上来回翻飞,就如变杂耍一般。

  王崇笑道:“欧阳师兄怎么还会这般耍剑?”

  欧阳图笑道:“你这小子,没事儿也不叫师兄,叫师兄了,就怕是没什么好事儿。快说有什么事儿,要师兄去做?”

  王崇当下就把要去拦击太乙宗的十位阳真大修的事儿说,诉苦道:“当年玄德那老混账,把彩头都推到了我头上。我念着总要跟太乙宗维持一些和气,也就忍了下来。可是金丹境也还罢了,我大不了把贼赃吐出去就是,阳真境实在撑不下来了,只能出此下策。”

  欧阳图笑道:“莫要这么说!你要是亏了,那十口飞剑的灵材都哪里来?”

  王崇讪笑道:“也不过就是随手捡来!”

  欧阳图真有心,一剑戳这个师弟一身窟窿,他小剑仙也是宇内有名的遮拦人物,怎么就捡不到这么多灵材?

  欧阳图也去了一趟南土,还大大的杨威,但最后却什么也没得,一口无形剑还是师父给自己争取,这个小师弟都快肥成了万魔山!

  做人,怎可以这般有差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