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五零六、天魔幻,太篁经
  这名美人儿轻轻跨出了棺材,伸手一撩发丝,顿时有万种风情。

  这会儿就连落魄书生也觉察出来有些不大对劲了。

  “这个女子……怎么好像不是原来见过的那个?”

  凌飞全身都在颤抖,良久,良久,才艰难的问道:“你是谁?”

  正在巧笑倩兮的女子,忽然全身一僵,身子定住,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厉啸一声,就化为虹光望空而走。

  落魄书生急忙喝了一声,手中的破旧长剑未有出鞘,却有一缕剑意锁定了这个美人儿,生生把她拦截了下来。

  虽然被落魄书生拦截下来,但这个女子却也怡然不惧,檀口轻张,吐出一口金钩,若是朱红袖和陈锦绣在此,必然能认得出来,此女所用宝物,就是两人欲祭炼的如意天魔金钩。

  凌飞手中多了一口短刀,但是却没有出手,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是谁?你不是颜儿,又是谁?”

  这个女子嫣然一笑,柔声说道:“我的确不是颜静雪,但我也是你师妹,这一手天魔幻身可俊俏么?”

  凌飞断然说道:“你不是千叶!”

  这名女子轻撩秀发,言笑晏晏的说道:“我当然不是千叶,他居然去修炼万魔山那等粗笨的法术。我以天魔幻身为辅佐,修炼的是太篁经!”

  凌飞顿时动容,饶是他心爱女子居然不知何时被人偷换,几乎占据了全部心神,仍旧被这女子修行的功法所震惊。

  都说域外虚空,有一道横贯无数个世界的大河,名为——九幽黄泉!

  九幽黄泉的化身便是篁蛇!

  太篁经便是修炼黄泉魔气,炼就篁蛇之身的魔极宗经典,在玄玄天书之中排名极高,魔极宗炼就此法者,最为有名之辈,就是当年镇守接天关的太篁公。

  凌飞冷笑一声,淡淡说道:“原来是黄笙师妹!你不去参悟魔门上法,却陪师兄演这一场戏作甚?”

  黄笙盈盈一笑,问道:“师兄怎么不问,颜姑娘如何了?”

  凌飞眼中的悲伤宛如永不消逝的河水,难以测量,但是他的语气却平平淡淡,似乎没有任何感情的说道:“必然是……死了,有何可问。”

  黄笙笑的花枝乱颤,说道:“不错,只是一定想不到,颜姑娘是怎么死的!我师哥请客,缺了一味菜肴,就请了颜姑娘去……”

  凌飞忽然就身化狂风,人刀合一,疾斩黄笙!

  黄笙如意天魔金钩一横,催动了魔皇剑玺,但却被怒发如狂的凌飞,连人带金钩一起轰上了天空。

  黄笙咯咯娇笑,化为金虹而走。

  凌飞一击出手,却没有追击,只是呆呆的望着天空。

  落魄书生浑然不知,这件事情怎会变得如此复杂,他良久才叹息一声,说道:“我的天魔轮回破去了她的天魔幻身之术,若不然她假死脱身,你也不知道颜姑娘其实早就死了。”

  凌飞整个人颓废在地,双目无神,再也没有听落魄书生在说些什么。

  王崇闭关了十余日,算计朱红袖也该陪够了陈锦绣,这才收了第二元神,一掌拍碎了冰宫,直奔天锦洞府而去。

  他遁光才落,就听得朱红袖的声音传了出来:“你既然来了,就帮个忙吧!”

  王崇大步走入其间,却见两女正在以真火催动一座烘炉,不断向里头投入诸般材料。

  小贼魔不由得微微一愣,问道:“可是寻到了太乙元精?”

  朱红袖没好气的说道:“这几日天锦洞府来了几个人,你是不是都没有关注?”

  王崇讪笑一声,他当然有些关注,只是他跟陈锦绣又没什么交情,人家来几个访客,与他有什么关系?王崇知道前后来了七八人,都是稍停片刻就走,却没想到居然有人能送来太乙元精。

  他好奇的问道:“究竟是谁送来此物?这人真是好朋友,豪爽大方。”

  陈锦绣苦笑道:“道友说笑了!这几日来访的是魔旅们的行商弟子!专门以贩卖诸般灵材,法宝,乃至灵宠为生。只要价钱合适,他们甚至连正道的修士,都能给你弄来。”

  王崇哈哈一笑,心道:“这些魔门中人惯爱吹牛,什么正道修士都能弄来?也就是寻常之辈。若是真敢动我们吞海玄宗,或者峨眉南宗的人,好叫你知道什么是灭门的大买卖。”

  当年小阳宫出手掳掠了峨眉的人去,王崇以白胜的身份出手,直接就灭了小阳宫,有这般战绩,他自然有如斯的底气,瞧不起这些魔旅们的行商弟子。

  反正没招惹他头上,也就那么回事儿,若是真招惹来,那就先干它一票灭门的大买卖,反正怎么都不亏。

  小贼魔也不是今日才心狠手辣,他出身天心观,本来就培养的一股戾气,比朱红袖这种,自小有师长维护,没见过什么丑恶之事的魔门弟子,还有更加魔门习气一些。

  朱红袖有些心虚的问道:“你就不问我们用什么换了太乙元精?”

  王崇诧异的问道:“此乃陈锦绣仙子的事儿,我为何要关心?”

  陈锦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名有太乙元精的魔旅们的行商弟子,指定要火系的宝物,红袖姐姐为了我,把那件火云帕跟对方换了。”

  王崇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但也没奈何,说道:“换了就换了吧!还能如何?”

  朱红袖笑嘻嘻的说道:“那厮手头的太乙元精稍多,锦绣姐姐准备的材料亦有富裕,所以这一炉若是能炼出两口如意天魔金钩,就有我们一口。”

  王崇心道:“这买卖还做得。”

  他笑道:“那你就留着吧!若是陈仙子手里一口,我手里一口,还是一炉所炼。却成什么话?你们姐妹情深倒是无妨。”

  朱红袖真想过,把这口如意天魔金钩给了王崇,但是想到这个细节,也心头暗忖道:“他说的也是!总不能让陈姐姐跟他一对!我还以后想办法补偿,这口金钩,还是先收了,不要给他。”

  陈锦绣也是忍不住俏脸一红,只能专心祭炼如意金钩,用来遮掩羞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