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四六一、玄鹤一剑
  王崇和葵花和尚,正在“行善积德”的时候,峨眉和太乙宗的两边人手,已经都倒了约定的地方。

  太乙宗带队的已经换成了玉阳道人。

  这位太乙宗的大师兄,对大衍境十场皆输,也是十分羞恼,故而这一次精选了十名金丹境弟子,都是太乙宗的一时之选,他就不信还能都输了。

  玄德道人带了九位同门的师兄弟和几个晚辈,他倒是没有把应扬带来,毕竟应扬才晋升金丹,还不得长辈们信重。

  太乙宗的玉阳道人忍不住说道:“时辰都快到了,怎么还不见重离子的洞府出世?莫不是玄德掌教,知道此番会输的厉害,找借口推辞?”

  玄德道人笑呵呵的说道:“怎会如此?现在时辰就差不多了,且让我来施展法力。”

  玄德道人一声喝道:“且起!”

  他当年留在重离子洞府的法力,就生出了感应,天地轰然一震,就有一个深坑出现。

  玄德道人伸手一指,笑道:“诸位便请!”

  不要说峨眉和太乙宗的两派门人,就算来观礼之人,也十有八九是惦记重离子当年的至宝和道书,此时门户现了,顿时就有人抢先飞身直入。

  玄德也不争抢,笑嘻嘻的等着众人都进去了,这才对太乙宗的人说道:“刚才贫道开错了洞口,且让我重新来一次。”

  玄德道人伸手一指,又复一个深坑出现,这一次,就连太乙宗的人都小心上了,不知道这位峨眉掌教,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玄德这一次,却没做甚花样,亲自带了峨眉的人一起飞入坑中,太乙宗的人急忙跟上,至于观礼的各派人士,如今只有一些老成持重,又顾忌脸面之人,不要脸的都先被坑了。

  他们犹豫了一番,还是跟着两派的人进入了坑中。

  这一伙足有百余名修士,飞了没多久,就感觉眼前豁然开朗,一片不尽的碧波,都知道果然是进了重离子的洞府。

  至于提前进入了另外一个坑的观礼人士,却都不见人影,也不知道是被峨眉掌教坑到什么地方去了。

  玄鹤清喝一声:“玄鹤师兄!”

  玄鹤急忙走了出来,他也是积年的老金丹,只是战力低弱,这一次本来不想掺和,却还是被玄德点了名。

  玄鹤身为三弟子,排名仅在玄机和玄叶之下,比白云大师还高一位,玄德以大义加之,他也不好意思拒绝。

  玄德悄悄把一口飞剑,塞到了玄鹤手中,低声说道:“开门的第一场,就要依赖玄鹤师兄了。你也莫要客气,尽可能一剑就击败对手,就用化龙剑经的玉石俱焚的招数吧。”

  玄鹤道人神色凛然,答了一声好,就昂然出战。

  玉阳道人倒是知道玄鹤,心道:“玄鹤道人在峨眉,乃是垫底的存在,我且派一个最弱的师弟去,先天玄指演命术赢下这一仗。”

  玉阳道人一声呼喝,顿时有一名太乙宗的金丹境门人飞身而出,双手抱腕,一礼到地。

  玄鹤道人握了玄德借出的南離剑,面对太乙宗的金丹宗师,心头暗忖道:“师弟说的是,久斗下去,我也未必有什么把握。就以化龙剑经配合南離剑,全力以赴出手。”

  想到此处,玄鹤道人一声喝,南離剑化为红龙,一剑飞出。

  对面的太乙宗门人,哪里了得峨眉居然还有接触祖师飞剑这等骚操作?眼瞧这一口飞剑,化为红龙,张牙舞爪,威势泼天。

  他急忙催动太乙宗的道法,飞出五彩缤纷的天花,想要抵挡这一剑,却哪里能够?

  玄鹤道人这一剑,是鼓劲了吃奶的劲儿,全没有丝毫留手,就差把自己的金丹爆碎了,增幅威力了。

  太乙宗的弟子,所用道法虽然厉害,却不是硬拼的法术,乃是有虚实相化,种种妙法,但这些妙法遇到了南離剑,都被一一破去,根本没有任何妙用。

  玄鹤道人一剑就把对手击飞十里,轻松赢下了第一战。

  他这一剑耗费了七八分的真气,只觉得心口突突乱跳,生怕自己再强撑下去丢丑,急忙飞回本阵。

  玄德道人把飞剑讨要了回来,压低了声音说道:“玄鹤师兄,你立了首功,且下去休息,剩下的事儿,就瞧师弟的安排。”

  玄鹤道人把许旌阳的师父枯朽子叫了过来,说道:“师兄,这一仗该你了。”

  太乙宗也派出了一名金丹弟子,这一次双方却斗法了足足一日一夜,眼瞧两人都是道力悠长之辈,还会继续颤抖下去,好些观礼的人都已经有些厌倦了。

  王崇一路追击各路妖怪,忽然间发现有两个熟悉的名字,葵花和尚的情报收集的甚全。这两个人正是王相和杨尧,两人自从巨头海市扫兴而归,忽忽又是好多年,已经是步入了老年,更着急得到一门修行功法。

  他们打听得重离子的洞府要再次开启,亦拼了命想要再进来一次。

  王崇寻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在跟一群妖怪歃血为盟。

  王崇当初在巨头海市,并没有知道,他们也在,毕竟双方层次不同,已经没有什么交流的机会。

  此番却又是这般情况碰面,王崇寻到地头的时候,也不由得微微叹息。

  他依旧现了身,喝道:“几位妖怪,本人吞海玄宗季观鹰,封了毒龙寺葵花大师的命令,阻止诸位去参与重离子的洞府开启。若是识相的,束手就擒,发誓不去,我可以绕过你们……”

  王相可不认得“季观鹰”,他躁怒的喝道:“凭你们,也能阻止本大爷?”

  他化身一条白蟒,就冲上了天空。

  王崇虽然不会跟他们相认,他这个身份来的煞非容易,哪里会为这两个当年随手手下的童子破了?

  何况如今的王相和杨尧,已经和当年不同,王崇更不会解释身份来历。

  他见王相使用妖身,不由得叹息一声,伸手一按,顿时有一团烈火,把王相围困,这等寻常的金丹境妖怪,他随便一道法术,就能生生困死。

  就连毒菩提,南雄和尚这些有传承,有法宝的大妖,都不给放在眼内,任意生擒活杀,何况这两个使用人妖相化之术的普通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