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四零五、不会禁法如何称得上仙家
  王崇和邀月调笑几句,就见天边又有十余道遁光出现,前面两道色出五彩,后面的十一二道却是青黑,颇不搭调。

  开始王崇也以为,不过是好友结伴了同行,但邀月惊讶叫道:“这些人是在斗法!还是下狠手。难道也不怕巨头龙王和金沙岛主的规矩?”

  王崇这才定睛瞧了一眼,笑道:“的确是斗法,不过两家法力都一般。”

  王崇也不知道双方为何争斗,他也没心思去管,邀月却说道:“好生奇怪,前面两个应该是十四岛的人,怎不见花屿岛的人出门?你出去帮一把!救下那两人吧。”

  邀月说话了,王崇自然不会不听,他有意卖弄神通,化为一道火光就冲霄而去。

  这却不是虹化之术和五行神变,而是邀月这些时***他修行的五行禁法。

  邀月曾跟他言道:“你选修的是山海经,此乃五行俱全的道法,但也不能总是仗着虹化之术和五行神变斗法,总也要修习相应的禁法才是。”

  “就算你斗法厉害,但世上又不是只有斗法,总要有些平常日子,衣食住行,日常用度,哪里不需要几手禁法?不会禁法如何称得上仙家?”

  王崇出身不好,还真没怎么在禁法上下功夫,听了邀月的教训,这些时日倒也修行五行禁法颇刻苦。

  禁法乃是天下通法,各派都有传承,只在高低和多寡,旁门散修,大派弟子,甚至大多数妖怪,都会一两手禁法。

  毕竟禁法并不斗法之用,什么指物开花,虚空摄物,五行搬运,顷刻烹煮,点化灵宠……都是日常要用的法术,也是仙人比凡俗生活的更恣意逍遥的关键。

  吞海玄宗的五行禁法最为高明,仅有峨眉能够比肩,其余各派的五行禁法都不如这两家变化精微。

  王崇有五行神变为根基,又是大衍境巅峰,学习五行禁法,简直一蹴而就,此时施展了火遁之术,悠然浮空,倒也声势煊赫。

  斗法的两伙人,忽然见得有人驾驭火光冲霄,都忍不住心惊,知道来了厉害的好手,各自罢手,严阵以待。

  反倒是王崇,虽然火光飞腾,但却不住的暗暗吐槽:“好生慢的飞遁之法,此术一个时辰怕是两百里也没有,济得甚事?遇到危急关头,怕不是要把人急死。”

  斗法的双方只见得火光一卷,显出一个英俊帅气,举止洒脱的少年来,只是脸上不知怎么,居然有些愤愤,都暗暗心惊,不知道怎生招惹了这人。

  王崇喝道:“此乃花屿岛,得有巨头龙王和金沙岛主的规矩佑护,你们究竟为甚斗法?若是冲撞了两位老祖的规矩,不是好耍子。”

  后面追击的十余人一起叫道:“此事却怪不得我们,他们抢了我们的东西,这般无耻,凭哪里去讲理,我们也不怕。”

  刚才前面逃命的是两个少年,年纪都不过十一二岁,看起来顽皮非常,其中一个伶牙俐齿的说道:“我们路过海上,见到有件宝贝就捡走了,你们说是自己的,可有什么印记?什么也没有,就诬赖我们,哪里有这般道理?”

  王崇听得双方的口气,就知道是这两个少年惹祸,他连连点头,说道:“你们说很有道理,这件事我就不管了,你们好好跟这些道友讲理罢。”

  王崇遁光一按,又复慢悠悠的回去了。

  本来还以为来了依仗,两个少年正自得意,忽然王崇就回去了,他们又没什么斗法的经验,都愣了一下。

  对面的十几个散修却是经验丰富,立刻就有人把手一挥,五道乌光飞出,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两个少年也没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刚才开口伶俐少年一个躲避不及,就被乌光打中了胸口,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的哥哥急忙抓住了弟弟,叫道:“等我回去找师父,给你报仇。”

  双方遁光略一交错,又复变成了一逃十余追,晃眼就越过了花屿岛,往更远处去了。

  王崇刚回来,邀月就埋怨道:“怎么就撒手不管了?”

  王崇笑道:“我问了,他们都有道理,自然就让他们去讲理了。那两个孩子抢了人东西,非要说东西没主,我也没法袒护。”

  王崇平生最恨这种熊宝宝,也就众目睽睽,不好下手,不然他就出手结果了两个少年。

  当年他被莫虎儿坑的甚惨,后来两次见面,都没有机会下手,若不然,王崇早就弄死了对方,此时又复见到两个,熊似莫虎儿的,当然没什么好气。

  只是他也不会把这些火气,撒到邀月身上,只是耍了个惫赖,要把这件事遮掩过去。

  邀月也拿他无可奈何,说道:“若不是你,那两个少年还未必受伤,这件事儿要算你身上。”

  王崇笑道:“我平生跟人斗法无数,也没见他们这般大意。若是这都怪我……算了,邀月姐姐说甚么,就是甚么,小弟不回嘴就是。”

  他嬉皮笑脸的说道:“邀月姐姐可是要把弟弟绑了,去给人道歉?”

  邀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莫不成你他们还能比你我还亲了?还能把你绑了去给人道歉?只要你知道错了便罢。”

  王崇笑嘻嘻的说道:“弟弟错了,不该招惹姐姐生气。”

  他真没觉得自己哪里有错,但也绝不顶嘴,只是各种骗哄,邀月也真没觉得这是什么事儿,两人拌嘴几句,反而成了一些乐趣。

  前方逃命的少年,感觉到怀里的弟弟身体越来越凉,不由得暗暗把王崇就恨上了,心底骂道:“若非这么个驽货,我弟弟如何会大意,被黑沙岛的这群货色所伤?回头我打听出来他的来历,必然要他给我弟弟赔命。”

  黑沙岛的这群人,眼瞧前面的少年亡命飞驰,眼看前面不远就是朱家岛,不由得都心生悔意,减缓了遁光,不敢继续追击。

  前方逃命的少年,猛然回头,骂道:“黑沙岛的杂种,有本事就追来啊!我就在朱家岛上等你们,来讨要那件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