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四五、一茬一窝的都不是好东西
  小阳宫却非是东土陆洲的门派,出身南极陆洲,乃是太乙宗的分支,故而也并不是十分畏惧峨眉派。

  比起东极陆洲有:峨眉,武当,逍遥府,吞海玄宗,魔极宗等大宗派。

  南极陆洲只有太乙宗和道极宗,故而两派独大,分支弟子亦相对骄横。

  米阳公出身小阳宫,潜修千年,成就阳真,平日横行南土,自以为绝强无敌,哪里把王崇放在眼里?虽然刚刚吃了个小亏,也只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对方又太狡诈。

  面对王崇这一剑,米阳公冷笑一声,也放出了自己的得意法宝——阳字碑!

  这件法宝却非是什么天材地宝祭炼,而是一整座山峰,被米阳公祭炼成了宝物,他曾得意洋洋的个人言称:“凭你飞剑多锋锐,又能把一座山峰斩断不成?我的阳字碑,就放哪里让你斩,还不是斩不动?只要被我的阳字碑一拍,便是多深的剑术,一样了账。”

  米阳公凭此宝物,几次跟阳真境的修士斗法,居然无一不胜,自此就更为得意。

  此时他把阳字碑飞出,心头也是冷笑,想要瞧一瞧王崇能怎办?

  王崇也是惊讶,见米阳公放出来一块石碑,暗忖道:“这厮难道知道自己要死,连墓碑都做好了吗?”

  王崇从未有想过,以飞剑去斩对方的法宝,他斗法经验十分丰富,瞧出来这件法宝看起来轻飘飘,但周围法力宣泄,显然是有些古怪。

  他扣指一弹,又是十二记弹指惊雷之术,轰得这块阳字碑,定在了空中,无数细碎石块乱飞。

  王崇要的也就是这一瞬,弹指惊雷之术,能够定住阳字碑,他也就懒得换其他法术,丙灵剑绕过了这件法宝,直取米阳公。

  米阳公大惊,心道:“他的剑光,怎不跟我的阳字碑纠缠?莫不是不怕我阳字碑飞过去砸死了他?”

  米阳公有心发狠,但是这么大一块石碑,哪里及得上飞剑的快绝?何况王崇的弹指惊雷之术,每一记都敲好能震撼,米阳公祭炼阳字碑的禁制,让他催动这件法宝生出了迟滞。

  米阳公以前斗法的对手,哪里有王崇这般心狠手辣,技巧百变?

  眼瞧着丙灵剑飞来,米阳公终于慌张了,急忙喝了一声,飞出一双巨手,想要拿住这口飞剑。

  若是金丹斗金丹,功力深厚之辈,凭此大擒拿手法,还真有一定机会,收走对方的飞剑。

  阳真之辈的飞剑,哪里是那么好收取?

  何况王崇的功力,并不逊色米阳公,这口丙灵剑都没迟疑,一掠而过,就把米阳公的大擒拿手法破去。

  米阳公终究也是成就阳真多年,虽然被王崇破去了大擒拿的法术,终究给自己挣出了一线生机,狂喝一声,身子忽然虚化,瞬息出现在百里之外。

  王崇心头暗叫一声:“好精妙的遁法,就是发动稍慢。”

  米阳公的遁法,若是动念即发,他也不用大擒拿手法去抵挡王崇了。

  这先天一气大擒拿的手法,并非是随手发出,须得苦练多年,才能把一团真气,化为举手,对敌的时候有得心应手之妙。

  若是被人破去,就须得从头苦练,也是颇珍贵的法术。

  米阳公急忙要把阳字碑召唤回来,却哪里还来得及?

  王崇剑光一卷,又复追杀上来,米阳公急忙身子一摇,飞起一团清气,这团清气是他苦修三百年,想要修成,但还未修成的一门神光。

  他也知道此法必然抵挡不住这个圆脸轻肥的小子,急忙一拍法宝囊,又复取出来一件宝物。

  此物名为天蝉叶,能让敌人的法术失去效用一瞬,斗法的时候,一旦使出来,敌人法术失效,等若把性命双手奉送。

  只是每用一次,就要祭炼十年,故而米阳公也舍不得使用,平日十分宝贝,今日也是被王崇逼的急了,这才把这件宝物取出来,抬手打出。

  王崇的丙灵剑飞过去,被米阳公天蝉叶一碰,顿时失去了妙用。

  眼瞧着米阳公飞出一枚石锤,望空砸来,危机是千钧一发。

  唤作其他人,必然惊慌,得意的飞剑失去效力,又复面对敌人致命一击,多少也要落于下风,功力浅薄,应变稍慢之辈,真有可能就此被米阳公一击杀死。

  王崇哪里在乎这个?

  他袖中又复飞出一口丙灵剑,直取米阳公,至于飞过来的石锤,王崇伸手一指,一道上玄九霄仙气卷出,此宝就轻飘飘落入仙光之中去了。

  米阳公急忙催动遁法,这次却稍嫌慢了一点,被王崇一剑就斩落了一条大腿,鲜血淋漓,不敢再回顾,连催遁法,慌张逃走。

  王崇有心去斩草除根,剑光一起,却有一团雾气在虚空展开,拦住了他的去路。

  王崇冷笑了一声,催动上玄九霄仙气,收了米阳公的阳字碑,石锤,还有天蝉叶,卷回了自己的丙灵剑,稍微检视,发现这口飞剑并无问题,这才抬头望向那团展开数里的雾气,说道:“还请这位道友,给些解释,莫要让白某,又动刀剑。”

  这道雾气和干荫宗闯入的雾气,十分相似,就算没有这一点,王崇也猜得出来,必然是昆虚山的人出手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有些愧疚的说道:“这位道友稍安勿躁,苍九子忝为地主,实在不能让道友杀人。”

  王崇冷笑一声,骂道:“难道就凭这厮欺负我峨眉派的人不成?还要让我师妹割头赔罪!自从阴老祖开派,我们峨眉就没吃过这亏。莫要觉得阴老祖飞升了,峨眉就好欺负,现在还放着鸷玄魔君,补着天哩!”

  苍九子是昆虚山九大长老之首,地位仅此与山主,本来以为自己出面,王崇多少卖个薄面,听得这番话,气得老头儿想要骂娘。

  苍九子大长老,心头暗暗骂道:“当年阴定休那老不是东西,四处欺负人,抢人东西,后来没了阴定休,还有杨道人护着,杨道人没了,还有韩无垢……一茬一茬,一窝一窝的都不是好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