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二七二、入魔
  马怜儿玉手轻抖,须得全力以赴,才压制住,背后飞起一剑,把王崇扎个透心凉,冰冰凉的冲动。

  王崇走出没多远,忽然放声大笑。

  他是真的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王崇从小在天心观,学会了一件,深刻到了骨头里的事儿,那就是万事只问利益,对自己有好处的事儿,他就一定去做,没有好处的事儿,就一定不去做。

  所以,演天珠出现,他就言听计从,因为演天珠可以给他明明白白的好处。

  所以,纵然并不大喜欢女人,只要有些微机会,他都回去骚浪一番,而且对每个女子都是来者不拒。

  王崇当然偶尔,也会动真心,只是……就连他自己都不晓得,自己的真心,究竟有几分。

  所以,王崇只要能学到的道法法术,他都会去学,能抢到的宝贝,他都会去抢,可一旦觉得这些东西,对自己的帮助已经没有了,就算是再珍贵,也会毫不吝惜的舍去。

  所以,王崇就如一架最精密的仪器,几乎不会去做错误的选择,就算偶尔看着不着调,也是为了迷惑他人,造成种种假象,为日后埋下伏笔。

  他还是首次有一种感觉,在这里,他做什么,都对自己没有好处,也不会有坏处,终于可以不去计较利益,不去计较得失,不去算计任何人,痛痛快快的做一次自己。

  王崇也不知道,自己原来是这种性子,居然这么放浪形骸。

  王崇越笑越狂,纵然道心隐隐不稳,他也全不在乎。

  王崇是忽然就觉得,就算这样也不错,就算道化又如何?就算魔染又如何?

  就算他是王崇又如何?

  就算他是唐惊羽,季观鹰又如何?

  王崇奋力狂笑的时候,额头上隐隐有些鳞片浮现,若换过前几日,他必然会催动天魔五识,压制异变,但此时此刻,却除了尽情狂笑,什么也没有做。

  在王崇的识海中,一头天魔翩然降世。

  它以天魔秘法,找到了王崇内心深处,最为珍贵之物,摇身一变,化为了齐冰云,温柔款款的叫道:“王郎!王郎……”

  这头天魔还未呼唤第三声,王崇的脸就浮现在识海之中,巨大绝伦,宛如天地神魔,他似笑非笑的盯着这头天魔,喝道:“什么王郎!齐冰云只会唤我季郎。”

  天魔化身的齐冰云,瞠目结舌,不知该如何作答。

  王崇识海之中,飞起一剑,当场斩杀了这头天魔。

  天魔被斩,魔识破碎,隐隐有一道神通浮现。

  王崇识海中,化生出一只擎天巨手,抓住了这道天魔神通,轻轻一捏,顿时神通破碎,化为无数灿烂星光。

  王崇猛然睁眼,额头的鳞片渐渐消退,他虚虚一抓,掌心便有黑色魔气浮现,不由得骂道:“居然是如此劣等的神通。”

  魔门的根本心法,就是幻变心灵,勾引天魔下界,再以无上秘法斩杀魔头,夺了魔头的法力神通,此为——天魔夺道!

  此法危险无比!

  古往今来,魔门弟子,不知有多少是死在天魔夺道这一关,不能斩杀魔头,反而被魔头诱惑,一身功力,丧尽流水,身死道消,魂魄散灭。

  天魔夺道危机无穷,好处亦是无穷。

  不但法力道行能突飞猛进,还能夺得天魔的神通。

  就如道门“无上灵丹吞入腹,从此驾风上九宸”,乃是莫大的机缘。

  王崇虽然出身魔门,但炼气初成,就被派去了峨眉,后来专修了道门正法,自然没有去修五阴魔,六欲魔,也没有想过,去——天魔夺道。

  但就在刚才那一刹,王崇彻底解放了自我天性,却无意中契合了天魔秘法,勾引得一头天魔,翩翩下界。

  只是王崇随手斩杀,却只得了一门炼就魔气的神通,他有道家最顶尖的炼气心法,如何还需要这等炼就魔气的神通?

  王崇颇为唾弃,一反手,魔气消散,决意把这道天魔神通封印在识海深处,绝不动用。

  他也不知怎么,总是隐隐对魔门心法神通有些惧意。

  只是不管王崇如何远离,却始终无法摆脱魔门的心法,他几乎从没有修行,但天魔五识却日益精深,他根本就没有去修炼魔门心法,却一瞬间……就突破了五阴魔,六欲魔。

  若是王崇愿意,他此时只要降服一头天魔,就能化身魔主,成为魔门之中,媲美道门大衍境的存在。

  学道艰难,入魔却易!

  王崇却真不想修魔。

  他晃荡了半日,回到了学院的宿舍。

  各派都是给弟子划拨一处洞府,方便弟子居住,同时也是修行场所。

  剑仙学院的宿舍,就只有休息的功能。学员们若是修炼,自然有修炼的场所。甚至有规定,学员们不得在宿舍做妨碍他人的举动,其中就包括了在宿舍里修炼,这也是一件,让王崇极不适应的变化。

  王崇的宿舍,一共有七个舍友,连同他自己,号为——八蠢!

  这却不是他们这间寝室的八个人,自己起的绰号,人哪有给自己起名为八蠢?而是学院里公认,他们八个都蠢得别致,蠢的有特色。

  尽管王崇的舍友们极力抵制,但却没得半点用处,只能悲哀的接受了这个集体性绰号。

  宿舍里,就只有八张床铺,都是竹塌,并列摆放,

  王崇回到宿舍,却只见到一人,以金鸡独立的姿态,站在床榻上,正在把另外一条大腿高举过头顶,五根脚趾灵活的抖动,似乎在练什么秘法。

  王崇也懒得理会这蠢货,正要回自己的床榻休息,就听得那人叫道:“季观鹰!你也来跟我练练,这套脚剑之术。别人使用飞剑,都要双手捏诀,我这门秘术,能以脚趾催剑诀,若是对敌的时候,必然能出敌不意,轻易克敌制胜。”

  王崇就当没有听到,这些浑话,世上哪有用脚御剑的?

  他倒是顺收抽取了,有关于这位舍友的记忆,知道这位舍友名叫陈京,本来也算是修道的天才,只是不知哪一日起,就忽然多了无数的奇思妙想,比如用脚趾御剑之类,从此变成了有名的——蠢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