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一八五、似水流年
  留下来的吞海玄宗弟子约有七百,加上这些吞海玄宗弟子的朋友,仆从,人数就超过了两千。

  第十八关还有数十万中土旧民,原本中土旧民和各派修士颇有矛盾,这一次接天关被天魔所破,中土旧民怨声载道,跟修士的冲突剧烈。

  不数日,就有好多起,纵然有安羽妙协助,王崇还有颇有焦头烂额之感。

  他为了方便管理,在接天关外,建造了两座城池,一名“旧”一名“丹鼎”,把十八关的所有中土旧民都驱赶了出去,安置在旧城,把自己凌虚葫芦内的丹鼎门人,安置在丹鼎城。

  旧城便让这些中土旧民,自行推举城主,自我管理,丹鼎城是他的五个徒儿一并管理,萧观音不愿意纠缠于杂务,萧和尚就接掌了城主之位。

  王崇把修士和中土旧民,两家分开,甚至还把自己的丹鼎门人独立一城,第十八关的诸般矛盾,顿时大为减少。

  王崇本来也只是图个方便,没想到旧城和丹鼎城安顿之后,接天十八关各处的中土旧民,都迤逦而来,有愿意加入丹鼎门的,但大多数都愿意去旧城生活。

  虽然王崇有此“奇计”,让十八关最早稳定下来,关城和旧城,丹鼎城各有人执掌,恢复了原本秩序,但还是耗去了数月的光阴。

  好容易安稳下来,王崇还未有多喘息几日,他的五个徒儿就联袂来请求,要扫荡接天关内的瀚海魔盗。

  萧观音和萧和尚全家被杀,只剩她兄妹两个,奚南,奚元,奚洛更是跟瀚海魔盗有杀父之仇,他们有此想法,倒是不足为奇。

  只是王崇虽然顶替唐胤,成为了十八关的镇守使,却管不到其余的关城,这件事儿颇有些碍难。

  他想来想去,也只能做了一个折中,让丹鼎城在接天关外,设下一处关卡,但凡进出接天关的人,尽可由他们盘查,若是查出是瀚海魔盗,便随意处置。

  五个徒儿都极兴高采烈,一起跪下,叩谢恩师。

  王崇瞧着五个徒儿,想起自己投下的血本,忍不住说道:“我们修道之人,修行才是第一要务,这件事你们安排别人去做,你们五个,跟我一起闭关。”

  奚元有些不愿意,抗议道:“师父,我们五个都闭关了,遇到事情,谁人能做主?不如……我和哥哥就先不用闭关了。”

  王崇想了一想,他本来是想要传授萧观音和萧和尚吞海玄宗的道法,留下奚南他们,也不过是督促修行罢了,也没什么新法可传授。

  就开口说道:“也罢!奚洛你跟着两个哥哥,莫要让他们昏头涨脑,做错了世情。观音,和尚,你们两个不许再找借口。”

  萧观音和萧和尚,终究是修行世家出身,猜测到了,王崇是要传授本门心法,倒也安安心心,没有多言语。

  奚南,奚元和奚洛,兴高采烈的回了丹鼎城。

  萧观音和萧和尚拜服在地,萧和尚忍不住问道:“师父可是要传我们吞海玄宗的道法?”

  王崇没好气的骂道:“就你这和尚多嘴。”

  萧和尚被骂,不敢再多说,萧观音抿嘴微笑,也不护持自己的弟弟,心头暗道:“和尚就该骂,师父明显是不能传小师弟们道法,偏心我们。他这般多嘴,如何能不挨骂?”

  王崇酝酿了一下,演天珠居然没跳出来,让他把元阳剑,无形剑什么的都送给萧观音,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尽管……

  就算演天珠再送百八十道凉意,他也绝不会把这些宝贝赐给徒儿,红玉双剑,已经是王崇的极限。

  演天珠刚才还安静,这会儿却忽然送了一道凉意:小气巴拉地!

  王崇还嘴几句,这破珠子又沉寂下去,再也不吭声了。

  王崇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不理这破珠子,跟两个徒儿说道:“为师已经禀明了老祖,获准传授你们本门功法。尔两人资质禀赋不同,观音就随我学御天兵法,和尚就跟我学万兽喧嚣诀。这些时日,你们都跟我一起,闭关修行吧。”

  王崇忙乱了这些时日,也觉得要多闭关些时候,免得被徒儿们超过。

  萧观音和萧和尚也就罢了,奚南,奚元,奚洛三兄妹,修习的是易于速成的丹鼎法,堪称一日千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比他的山海经修为高了。

  王崇很有急迫感。

  如此岁月匆匆,就是七八年过去。

  嵌于虚空上的魔人,仍旧会不是传下丝丝魔气,虽然没有原来那么猛烈,仍有魔头,魔物入界,所以这万里魔域,每次都是清除了一些,又复增长一些。

  各派高人辛苦了数年,干脆联手锁困住接天关的万里魔域,使之再不会扩张,便放弃了清理,仍旧如原来一般,每日派出镇天兵和各派修士,巡猎入界的魔物。

  安羽妙在接天关呆足了十年,便自回去了吞海玄宗,好在萧观音到了王崇传授,也早就突破了天罡之境,就接替了安羽妙,替师父执掌正反五行逆空大阵。

  萧家不愧是佛宗苗裔,萧和尚居然从金刚圈中参悟出来一些妙用,他知道奚南有人面枭的妖身,就拉着这位师弟,去海外寻找机缘。

  本来朱红袖还和王崇约好,一起去伏击千叶,但接天关被天魔所破,不要说千叶这个魔极宗的阴阳子,就连朱红袖都鸿飞袅袅,不知佳人芳踪。

  若非偶尔通过小篁蛇,还能跟朱红袖传递些消息,王崇差点就以为,朱红袖在天魔破阵的时候,不小心香消玉殒了。

  自从拜师天心观,王崇还是首次,有如此漫长的安逸时光,可以全身心的投入修行之中。

  这种平淡至极的日子,让王崇心中喜乐安宁,修行亦是一日千里。

  这一日,王崇忽然感觉到契机勃发,身子不动,只是一个念头,就在正反五行逆空大阵之中,给自己划出一片虚空。

  这处虚空什么也无有,寻常人只会觉得寂静难耐,对王崇这等玄门正宗的修士来说,却是最好的破关之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