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一一二、唐师兄的小偏袒
  朱潇潇可不知道,王崇也这么想。

  至于两人都找到机会,究竟谁能杀的了谁,那就……

  哈哈!

  唐胤给各派分配的战场,就如他所言,每一处战场都是大阵所化,为正反五行逆空大阵的一部分,所以其实各处战场都没什么区别。

  虽然接天关有一十八重大阵封锁,但域外魔头狡诈无比,仍旧偶尔有魔头,能施展种种伎俩,穿过一重重大阵,故而镇守各处关口的镇守使,就要率领各派弟子联手诛魔。

  正因为此,第一关面临的危机最盛,除了出身峨眉的镇守使杨彦之外,还有一十八位阳真大修,第二关次为紧要,也有五位阳真大修,第三关也除了镇守使之外,还有数名金丹境的镇守副使,到了第十八关,就只有镇守使唐胤一人。

  此一关遇到魔物的机会也最小,亦是最为安全,只要不是疏忽大意,极少有人被魔物所杀。

  王崇跟其他人一般,在唐胤处领了镇天兵的号牌,此物跟气息锁定,魔物无法夺走,有了此物才能出入正反五行逆空大阵。不过为免出现危险和意外,大多数人的行走范围有其极限,只能在自己的战场附近,并不能进入其他战场,也不能通行阵法的关键之地。

  唐胤分配好了战场,叮嘱了这些年轻弟子几句,便自挥手,让众人退下,但却把王崇又留了下来。

  唐胤看了王崇一眼,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问道:“你可知道,为何今日朱潇潇要针对你?”

  王崇刚要回答,却强行忍了下来,故作思忖片刻,回答了一个错误的答案:“也许是因为,我也会死吞海玄宗之人,跟他们魔极宗的人天生正魔不两立。”

  唐胤不屑的轻轻一笑,说道:“正魔的确不两立,在接天关之外,遇到魔门之人,尽可杀之,不须留手。但不也是有接天关吗?何况三宗两派一府的人都在,魔极宗跟这些宗门也不是没有仇怨,他针对你,就只是因为你够弱而已。”

  王崇沉默片刻,双手抱腕,郑重说了一声:“多谢师兄指点。”

  唐胤叹了口气,说道:“本来不想传你此法,但接天关危机重重,虽然这里是第十八关,已经少了许多危险,仍旧随时可能丧命。”

  唐胤见王崇颇有迷惑之色,不由得心底又叹息了一口气。

  他一开始,对王崇感觉不是很好,但稍稍接触,却又觉得这个师弟,以诚待人,很肯听话,又一派天真,言行无忌,是个正道的种子。

  王崇独立抗拒大魔妖獓忌,公然揭穿了朱潇潇奸杀武当小笙仙子的恶行,在唐胤这里都是上评之举,一些小小的毛病,也就都被此“一俊遮百丑”了。

  若不然,他也不会想要传授王崇一种保命的秘法。

  唐胤反问道:“师弟可知道为兄修行的是本门哪一路秘法?”

  王崇摇头,他是真不知道,他对吞海玄宗,就不是太熟悉,唯一比较熟悉的人,就是邀月!

  唐胤傲然答道:“为兄没有选御天兵法,选了万兽喧嚣诀,此法号称战力第一,能够越境界挑战。当初大妖重离子,为了创出人妖相化之术,曾在咱们山门前,跪了九日九夜,师父这才开恩,略作点拨,不然以重离子的天资,如何创得出这种法术。”

  王崇微微一愣,他这才知道,重离子的人妖相化之术,居然还跟吞海玄宗有这等渊源!

  唐胤继续说道:“你修行的不是万兽喧嚣诀,我便是传此道法,你数十年内都无用不上,毕竟这道法,不能一蹴而就,但却可以把重离子的人妖相化之术传你。”

  王崇不觉愕然,第一反应就是问演天珠:“你让我勾搭邀月,拜师吞海玄宗,是否还因为这个缘由?”

  演天珠沉寂不动,跟不曾理他。

  唐胤已经把人妖相化之术,原原本本传授了给王崇,与他在碧波洞所学,一般无二,并无区别。

  唐胤传授了秘法之后,五指虚虚一拢,就有一头妖兽被他摄取了出来,对王崇说道:“此时幻珑珍兽!天地间极为稀罕的妖兽,它的一身妖气,具有一种特质,只要接触了某种真气,就能迅速转化为此种真气。”

  “除此之外,它还擅长变化,能够变化各种妖兽,行色人等。”

  “我耗费百年时光,把它培养至大衍境,本想要留给一个徒儿……”

  说到这里,唐胤叹息一声,淡淡说道:“谁想到那小畜生,不听我话,被天魔所噬……”

  唐胤虽然骂自己的徒弟,叫做小畜生,但语气却浓浓的都是惋惜,甚至有几分悲痛,显然这个徒儿,极得他宠爱,甚至不惜耗费百年时光,替徒儿养下一头幻珑珍兽。

  王崇犹豫了一下,问道:“可是如师弟这般,也是独自抗拒天魔而死?”

  唐胤良久,才说道:“只是他没有师弟这般好运道,不能或者归来。”

  王崇知道自己猜测的不错,也知道为什么,这位师兄愿意爱护自己,只怕自己在接天关外的所作所为,让这位师兄爱屋及乌了。

  何况他小师弟的身份,跟徒儿也不差太远。

  唐胤把幻珑珍兽递给了王崇,说道:“你就把这头小畜,炼成妖身,遇到什么危险,也能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王崇拜谢过这位师兄,唐胤把手一挥,就把王崇直接送出了接天关外。

  他是第十八关的镇守使,能够把正反五行逆空大阵运使自如,区区直接送出关外,只是举手般的小事儿。

  王崇把花毯放出,特别招摇的回到了吞海玄宗的营地。

  接天关外,时常有魔物来袭,故而营地并不被重视,只是当做临时的驻地,好多人仍旧住在云楼之中,也有些人不耐云楼的坎窄,用了自家带来的宝物,在营地内自设居所。

  其中大半都是华丽的帐篷,也有许多特殊的法宝,比如王崇还有见到千花岛风格的海舟,直接放置平地,便如一座花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