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五、人间无限好(七)
  王龙道人知道天心观道法,修至天罡已经是极限,自己师父天心道人,那是机缘巧合才能踏入大衍之境。

  饶是如此,天心道人也只能人不人,鬼不鬼的藏在一口棺材里,根本见不得天光,活的生不如死,十分苟延残喘。

  王龙道人此次,把门下的所有徒弟都带了出来,就是想要一举成功。

  他左顾右盼了一会儿,问道:“怎么不见大元他们几个?”

  其余道人都面面相觑,他们哪里知道大元道人和几个同门去了什么地方,为何还不回来。

  王龙道人摇动晃铃,过了时限,门下弟子还不归来,惩罚可是极狠。

  王龙道人等候良久,又复两次三番晃动摇铃,却仍旧不见大元道人等人归来,不由得心头恚怒,暗暗叫道:“这几个驽货,莫不是贪了我的乾坤袋和青须剑逃了?”

  也不怪王龙道人如此想,他要修炼飞沙奇罡,故而不方便随身带了乾坤袋,青须剑又非是他的飞剑,故而就一起交给了大元道人。

  天心观本来就没什么好东西,大元道人也不是什么见过世面的角色,若说是贪了师门宝贝,就自逃走,也并非不可能的事儿。

  王龙道人一想到,自己弄丢了伏驮上人宝贝若性命一样的青须剑,不由得心头就是慌张。

  伏驮上人身为天心观的掌教,御门下极严,对他这个师兄,也是虎视眈眈,随时都想要出手弄死,免得威胁到他的掌教之位。

  王龙道人厉喝一声:“都去找大元那些驽货,若是给我找到,就地捆缚,胆敢反抗,直接杀了。”

  他门下的徒儿,顿时就一哄而散,各自选了方向,去搜寻大元这位平日里颇为得宠的同门了。

  王崇也不知道,自己杀了大元道人和几个道人,却还未解决问题,还有王龙道人这位大师伯祖,在后头坐镇。

  天心观好容易培养出来一个开了多罗识和抵律识的弟子,想要王崇赶紧偷窃了峨眉的心法,好能让大家修行,都快想的疯掉了。

  如王崇这种能够修成五识魔卷的天才弟子,最大的价值,就在此了。

  所以,天心道人也罢,伏驮上人也罢,哪里会就只派来几个大元道人之流?

  若非是需要坐镇门户,伏驮上人说不定都会亲自赶来。

  若非是实在见不得天光,天心道人都想早一些见到这位重徒孙。

  王龙道人才是此番,天心观派来监控王崇的“大人物”,甚至他们还安排了几种挟持王崇的手段,若是王崇不肯顺从,自然有许多厉害招数,让这个天心观的小弟子生不如死,只能乖觉听命。

  王龙道人也罢,天心观也罢,虽然有无数计划,种种安排,奈何他们就是进不去峨眉,也没法沟通消息。

  故而才在峨眉山“蹉跎岁月”,什么进展都没有。

  甚至也没有人知道,王崇早就被撵下了山去。

  王龙道人心头烦闷,也不修炼了,足下一顿,就腾空而起,一口气掠了百余丈,便自真气殆尽,落与地上。

  王龙道人施展身法,搜寻了几圈,并未有发现任何端倪,但手中的摇铃却微微震响,他举起摇铃,放在耳边,喝道:“发现了什么?”

  一个徒儿的声音,从摇铃中传了出来,叫道:“我发现了王崇,他身边还有一个极美貌的小娘儿,可能是峨眉的弟子……”

  王龙道人精神陡然一振,不耐烦的打断了这个徒儿的话,叫道:“莫要废话,快把方位报与我知!”

  这个徒儿不敢多言,急忙把王崇和胡苏儿的藏身的地方,详细说给了王龙道人。

  王龙道人驾驭了真气,再次拔空掠起。

  这位天心观的二代大弟子,罡气的修为,着实不太高明,修习的法门也驳杂,故而一口气只能掠出百丈,也就比驾驭了五蕴霞光拍的王崇强上些许。

  饶是如此,王龙道人飞掠了小半个时辰,也还是找到了王崇和胡苏儿藏身地方。

  王龙道人多少还有些心计,没有冒然上前,先是在附近,偷偷观察了一回,见果然没有其他人,胡苏儿的功力又似乎甚低,这才一抖袖袍,大摇大摆的向两人走来。

  王崇正在闭目打坐,运用七二炼形术,他还想更上层楼,提早一些修成观相。

  忽然感应到有人接近,王崇睁开眼睛,微微观瞧,不由得就是心底一沉。

  他才不过胎元之境,还不是巅峰,只是第二境守真而已。

  王龙道人身为天罡境修士,又炼成了护身罡气,实力胜过他数倍,是个极难对付的大敌。

  当初王崇不怕鸦道人和鸦道人的两个徒弟,是因为有元阳剑和五蕴霞光袍等宝物在手。

  更兼鸦道人师徒三个没得真传,纵然入了天罡,实力也必然不甚高明。

  天心观好歹也是魔门旁支,王龙道人是实打实的天罡境,又如何是鸦道人师徒可比?

  饶是王崇也有星斗离烟剑傍身,也不由得警惕起来,喝了一声道:“可是王龙大……师。”

  王龙道人此时已经全把大元等人,抛在脑后,脸上浮出绷不住的笑意,叫道:“原来是唐惊羽,你身边这个小娘是什么人?”

  王龙道人终究比自己几个徒儿稳重,没有叫破王崇的身份,还先问了胡苏儿的来历。

  王崇笑道:“是别家门派的弟子,仗着师门宠爱,赐了两件宝物,就出来行道,刚好跟我碰上。”

  王崇使了一个眼色,胡苏儿机灵,随手一抖玄罗扇,生出了层层飞云转月罡气,做出“大派弟子”的模样。

  王龙道人不知道小狐狸的底细,眼瞧这个小女孩儿,一出手就是如此一件不俗的宝物,哪里还敢轻视?

  当下王龙道人含笑说道:“原来如此,我是唐惊羽的长辈……”

  王崇暗暗算计距离,忽然往前走了一步,含笑欲张口,王龙道人被吸引了一些注意力,却没想到这个徒孙儿辈的小子,并不是要跟他说什么,而是把袖中的翠玉小葫芦撒开。

  王崇哪有心思,跟王龙道人虚与委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