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三十三)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三十三)

  八宝驼龙!

  此刀长八尺,重一百二十斤,刀刃如雪,刀背厚重,非是江湖争斗的兵刃,却是用在战阵厮杀,破军闯阵的重兵刃,催敌破甲,犀利非常。

  尚文礼八宝驼龙刀在手,迎风斩出,只是一刀,就把怪人劈成了两半。

  也亏得这位老侠客,练就九牛二虎一条龙的外门硬功,双臂神力,才能使用这口宝刀。

  王崇微微摇头,这头怪人虽然比他和司徒有道,燕北人,小六儿在后山遇到的稍微厉害一些,仍旧太弱,绝非胡九归,种崖之流。

  他微微拱手,喝道:“老侠客好刀法!”

  尚文礼手捧宝刀,他也是武人,就如曹貔和尚红云一般,轻轻摩挲刀刃,露出了爱不释手的神色。

  尚文礼终究是侠义之辈,不可能抢夺别人的东西,何况王崇神秘莫测,轻易就能送出浮光剑,八宝驼龙刀这些宝物,又怎是寻常之辈?

  他也不敢强占王崇的东西,正要把宝刀还给王崇,还未开口,王崇就含笑说道:“这口刀,老侠客暂且留用,免得遇到敌人,我还要再转手一遍。这些妖物刀枪不入,没有一口好兵刃,便要多花费无数力气。”

  尚红云收了浮光剑,有些好奇的叫道:“你身上也没什么东西,为何能取出来这么长大的两口刀剑?”

  尚文礼正要阻止孙女,不可无礼,王崇笑道:“我有法宝囊一个,可以藏着不少的物件。”

  尚红云两眼放光,直接叫道:“你收我做徒弟好不好?”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死都不能收!

  王崇苦笑一声,他真要收了尚红云为徒,怕不就是要死定了。

  尚红云是峨眉老祖指定,光大门派的弟子之一,他且不说没本事收徒,就算他敢收,真当阴定休飞升了,就弄不死一个小小的炼气吗?

  王崇伸手扶额,无可奈何的说道:“你想要拜师,也要挑个有本事的,不要见人就乱拜好不好?”

  尚红云俏脸微红,扯着他,问道:“我真能拜个有本事的师父,也能跟你一样学仙?”

  王崇正琢磨,怎么才能解释,这小妞日后是峨眉的真传弟子。

  演天珠就再次送出凉凉的气息:她会拜在玄德门下。

  王崇顿时无语,他就算知道又能怎样?难道还跟尚红云预先说了,她会拜师在峨眉掌教门下?

  日后这小妞问起师父,为何自己能预先知道这事,不知道要砍掉多少条马脚,才能遮掩过去。

  亏得尚文礼久走江湖,颇懂进退,急忙扯过自己孙女,问道:“这庙里该如何处置?”

  王崇摆了摆手,说道:“暂且不用理会。”

  王崇更想把祖孙俩打发去杨家报信,只是他知道,这祖孙俩未必肯听自己的话,就算当时转身走了,只怕也会跟上来,莫不如就带了走。

  虽然有了这对祖孙,他许多手段都用不得,却也多了两个帮手。

  尚文礼和尚红云祖孙,本来是要寻个地方安歇,如今天色已深,不合适继续上路,虽然这地方太过诡异,仍旧打算暂且歇息一晚。

  王崇虽然并不困倦,但也不好撇下两人。

  三人也不敢分开,在偏殿中,扫了扫地面,就各自安顿下来。

  王崇连续两次遇到妖物,十成肯定,胡九归和种崖必然是冒险“天魔夺道”,最后为魔头所乘。

  此时多半已经化为了魔物。

  “天魔夺道乃是魔门诸派,最为核心的秘法,就如剑诀于仙道正宗。这两人功力不足,还未炼就五阴魔,六欲魔,渡过长生劫,就要冒险天魔夺道,鸦道人一脉的心法,只怕也粗陋的很,决不能召唤到厉害的魔头,所化魔物,未必有多厉害,至多也不过道入天罡的层次……”

  “只是,两人已经被魔头反夺了躯体,必然比不得真正的道入天罡之辈,实力还要大打折扣。”

  王崇心思慎密,他自忖就算遇到危险,凭了自己的手段,也可以应付得来,就算至不济,有五蕴霞光袍在身,也能一走了之。他若非有此底气,也不会孤身追索胡九归和种崖。

  王崇已经有所感觉,自己已经快要追上两人。

  毕竟连续两次遇到了黑魂鸦,这两头黑魂鸦,都有失去主人控制的征兆。

  王崇正在盘算,就听得身边有绵密细长的呼吸之声。

  他轻轻睁眼,却看到尚红云盘膝而坐,正在尝试炼气。

  从呼吸法门上,王崇可以断定,这小妞正在修炼飞火击雷大法。

  王崇微微惊讶,暗忖道:“才不过听我说了一遍,就能尝试修行,阴定休果然没挑错了传人。”

  他从尚红云身上,忽然就想到了“一仙二云两个铃铛”之中,跟自己牵扯最多莫银铃。

  白云老尼姑偏心是不假,莫银铃的资质也确实好的过份。

  王崇也自负天资横溢,在天心观数年,也不过才炼通了周身经脉。

  莫银铃被救上峨眉,并没有多久,虽然有白云老尼姑偏心,出手给小徒弟洗髓伐骨的缘故,在短短几个月的功夫里,就能打通周身经脉,踏入先天胎元,甚至炼就了道家罡气,能驾驭飞剑,天资简直傲视古今。

  甚至在逍遥府排下大阵,都天烈火炼峨眉的当,莫银铃都能驾驭飞剑斗上一场。

  尽管折损了白云五十年苦功的一口飞剑,还被齐冰云呵斥了一回,仍旧算是在一众同门面前,出了一个风头。

  毕竟除了四大弟子和几个道行稍高的同门,峨眉能够驭剑的弟子,也不过六七人而已,其余峨眉弟子,还都没修炼到这一步。

  就不说天心观这种小门小户,就算天下道魔正宗,如莫银铃这般资质的传人,也是屈指可数,百年罕见。

  峨眉三代的四大弟子和几位道行稍高的同门修成天罡境界,都是花费了数年,甚至十数年苦功。

  诸如花飞叶修行几近十年,也不过才胎元之境,谢灵逊拜师也有些年头,甚至还未被传授入门心法。

  这般比较……

  王崇心底忽然叹气了一声。

  他从没有想过,跟莫虎儿之流比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