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你若是归途 > 第54章 冷水澡
  刚好,陆彦廷今天也是一个人过来的。

  既然蓝芷新都问了,他也不好拒绝。

  陆彦廷点头,答应了蓝芷新的要求。

  “可以。”听到陆彦廷这么说,蓝芷新非常兴奋。

  但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她没有非常明显地表现出来。

  蓝芷新咬着嘴唇,平复了一下自己情绪,随后继续问他:“学长,我可以挽着你吗?”

  陆彦廷:“可以。”

  这种场合,男女一同出现的时候,挽着手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

  陆彦廷和蓝溪一起进入了会馆。里面不少熟悉的面孔。

  在T大,陆彦廷是知名校友。

  他如今的身份地位,早就成了T大莘莘学子奋斗的目标。

  今天不少人都是冲着他过来的,甚至还有人期待他上台的演讲。

  陆彦廷是自带光环的,站在他身边的蓝芷新自然也就成了大家关注的对象。

  在场的不少女性,都对蓝芷新投来了羡慕的眼光。

  被人这样看着,蓝芷新虚荣心爆棚。

  本来她的目的也是这样,陆彦廷如此配合,简直就是了了她的一桩心愿。

  系主任看到陆彦廷出现后,主动走到了他面前。

  “彦廷,来了啊!”系主任年龄已经大了,但依然风度翩翩。

  陆彦廷当初在学校是风云人物,和系主任的关系很不错。

  “苏老师。”陆彦廷微微颔首,彬彬有礼地朝系主任打招呼。

  蓝芷新也跟着一起:“苏老师好!”

  苏老师瞧了一眼他们二人,笑道:“看来彦廷跟新新这个小学妹相处得很愉快啊!”

  系主任这么一说,蓝芷新脸上立马泛起了红晕。

  她没有接话,偷偷用余光看着陆彦廷,期待着他的回复。

  陆彦廷对苏老师是有尊重在的,对于他的话,自然是不好反驳。

  他低笑,“嗯,学妹人很好。”

  “那祝你们今天有个愉快的体验!”苏教授笑着拍了拍陆彦廷的肩膀。

  过了一会儿,苏教授又说:“对了,彦廷,等下有一个校友模范的讲话,可能要请你上台说几句,你看你方便吗?”

  这种校友联谊会上,有发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而且是苏教授亲自开口邀请,陆彦廷怎么好拒绝?

  陆彦廷:“方便,主任你安排时间就好。”

  苏教授走后,不少校友上来和陆彦廷打招呼,有些是和他同级的,有些则是他的学弟学妹。

  蓝芷新站在陆彦廷身边,看着别人上来和他打招呼,格外地有成就感。

  这个男人,原本应该是属于他的……

  想到蓝溪,蓝芷新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她在心里暗自发誓,一定会把陆彦廷从蓝溪手中抢过来的。

  蓝溪那样的性格,没有男人会爱她很久的。

  尤其是陆彦廷这种被簇拥着长大的,不太可能忍受蓝溪太久的。

  蓝仲正都跟她说过了,像陆彦廷这种男人,更喜欢听话的女人。

  蓝芷新无条件相信蓝仲正的话。

  陆彦廷待人还算有礼貌,虽然他自己心情不是很好,但是面对上来和自己打招呼的人,陆彦廷还是一一回应了。

  当然,前来打招呼的人,不少都以为蓝芷新是陆彦廷的女朋友,或者是未婚妻。

  现场不少媒体在,也拍到了陆彦廷和蓝芷新举止亲密的照片。

  ……

  宴会流程正式开始,作为学校的领导,苏教授率先上台讲话,并且担任今天晚上顺流程主持人。

  作为校友模范发言嘉宾,陆彦廷是压轴出场的。

  几乎所有人都在等待他的发言。

  陆彦廷发言的时候,蓝芷新在台下,拍了一张照片。

  接着,她发了一条朋友圈,对所有人可见。

  【你是永恒。】

  简单的四个字,下面配图是陆彦廷的照片。

  **

  陆彦廷走以后,蓝溪整个人就非常暴躁。

  并不是因为陆彦廷离开了,也不是因为陆彦廷出去早女人。

  她之所以这么焦虑,仅仅是因为他要出去找的那个人,是蓝芷新。

  如果是顾静雯或者卉灵,还是别的什么人,她绝对不会在意。

  但是蓝芷新那个小贱人,绝对不行。

  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蓝溪玩儿起了手机。

  百无聊赖之下,她开始刷新朋友圈,期待着能刷到一点儿动态。

  果不其然,一刷新,就看到了蓝芷新那个小贱人发的照片,还写了一句那么暧昧的话。

  蓝溪看到那句话,撕了她的心情都有了。

  越来越暴躁。她退出微信,点开外卖软件,在上面点了一堆垃圾食品来吃。

  每次情绪暴躁的时候,她有几个爱好,暴饮暴食就是其中一个。

  蓝溪点了一个全家桶,外带三杯冰可乐。

  点完餐之后,她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外卖小哥过来。

  这期间,她又刷了一圈朋友圈。

  果然,蓝芷新又发了一条。

  这一条,是她和陆彦廷的合影,陆彦廷的手搭在她的腰上,两个人姿态亲密。

  看着真的很像一对儿。

  陆彦廷脸上是挂着微笑的,很明显,他对蓝芷新并不讨厌。

  **

  校友会这种场合,喝酒是避免不了的。

  蓝芷新酒量不行,几杯酒下肚就喝多了,走路的步子都不太稳当。

  陆彦廷提醒她:“你酒量不行就别喝了。”

  蓝芷新:“学长我没关系的,我没那么脆弱……”

  陆彦廷一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她醉得不轻。

  他沉吟片刻:“走吧,我送你回家。”

  蓝芷新眼睛一亮:“谢谢学长。”

  陆彦廷没应声,带着她和苏教授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在场的媒体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八卦的场面。

  陆彦廷扶着蓝芷新出去的时候,在坐的记者马上举起相机拍下了这一幕。

  陆彦廷则是浑然不觉。

  陆彦廷带着蓝芷新上了车。刚才潘杨送他过来之后,就把车停在这边先走了。

  上车以后,蓝芷新昏昏沉沉地说:“学长,不好意思,我现在不住家里了……”

  陆彦廷:“那你住哪里?”

  “我住溪西公寓,五号楼三单元1801。”蓝芷新虽然喝多了,但仍然能准确报上自己的住址。

  这一点,陆彦廷还是比较欣慰的。

  陆彦廷:“好,了解。”

  溪西公寓距离柏林会馆没多远的距离,撑死七八公里的样子,用不了多久就到了。

  蓝芷新坐在后排,车子启动之后,她睁开了眼睛,眼底一片清明。

  完全没有醉酒的样子。

  她知道,今天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

  十五分钟以后。

  陆彦廷扶着蓝芷新走出电梯,送她进了家门。

  刚一进去,蓝芷新轻轻地抱住了陆彦廷。陆彦廷没介意,只当她是喝多了。

  “好好休息,我先走了。”他不动声色地将蓝芷新的手从腰上拿开。

  “学长……”蓝芷新带着哭腔叫了他一声。

  那声音,撑得上是百转千回。

  陆彦廷:“怎么了?”

  蓝芷新:“上次那块儿地的事情,真的谢谢你。虽然我知道你是为了姐姐才那么做的……”

  陆彦廷:“没什么。你还有别的要说的吗?”

  蓝芷新吸了吸鼻子,用力地点了一下头:“姐姐对你好吗?”

  听到蓝芷新的这个问题,陆彦廷不禁皱眉。

  好不好,都是他和蓝溪之间的事儿,蓝芷新前来过问,有些说不过去了。

  “学长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蓝芷新慌乱解释,她的声音依旧醉醺醺的,“姐姐之前最爱沈大哥了,我怕她和你在一起压抑自己……”

  好像,越解释的越乱。

  不过陆彦廷并没有认为她是有意挑拨,跟喝多了人计较太多,意义也不大。

  **

  蓝溪的外卖过了二十几分钟之后送到了。

  收到外卖之后,蓝溪开始坐在客厅暴饮暴食。

  一个全家桶,不出半个小时就消灭了。

  除此之外,她还喝完了三杯冰可乐。

  其实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暴饮暴食过了,上一次暴饮暴食好像还是在刚跟沈问之分手那会儿。

  她拒绝暴饮暴食的原因,主要还是想控制身材。

  只要一想暴饮暴食会长胖,她就能稍微的冷静一些。

  但是这一回的暴躁和焦虑,除了暴饮暴食之外,没有什么可以拯救。

  吃完这些东西以后,蓝溪撑得都快走不动路了。

  然而,陆彦廷还是迟迟不回来。

  蓝溪咬了咬牙,赤着脚上了楼。她回到自己的卧室,脱光衣服,走进了浴室。

  站在花洒下面,蓝溪将水温调至最冷,然后任由冷水从自己的头顶冲下来。

  冲了半个多小时,成功地让自己着凉了。

  刚才吃了那么油腻的东西,冲完澡没多久,蓝溪就开始吐。

  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她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样。

  抬起手来摸了摸额头,唔……好像是发烧了。

  然后,他拿起手机,拨通了陆彦廷的电话。

  ……

  蓝芷新正抱着陆彦廷诉衷肠的时候,陆彦廷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为了彰显自己的懂事,蓝芷新停了下来,让他先接电话。

  陆彦廷掏出手机,放到耳边。

  “怎么?”他的声音谈不上热络,甚至有些冷淡。

  “我好像发烧了。”

  听筒里,是蓝溪有气无力的声音,听着好像下一秒就要死过去了。

  一听她这个声音,陆彦廷的神经立马紧绷了起来。

  “等着!”他丢下两个字,迅速挂断了电话。

  起居室里很安静,蓝芷新又有心去听,自然是将通话内容听得一清二楚。

  她知道,电话是蓝溪来的。

  “你好好休息,我走了。”挂断电话,陆彦廷朝蓝芷新抛出这句话,随后就离开了。

  蓝芷新动了动嘴唇,想喊他,但忍住了。

  **

  陆彦廷一路飙车回到了观庭。

  刚一进门,就看到了摆在茶几上的那个全家桶,还有旁边的三杯可乐。

  他走近一看——全部都空了。

  她一个人吃掉的?

  陆彦廷的脸色有些难看。之前廖璇跟他说过,这种病也会有暴饮暴食的症状。

  看来,她今天晚上开始了……

  陆彦廷沉着脸,加快步伐上了楼。

  刚刚踏进卧室,就瞧见了躺在床上的人。

  她还是跟以往一样,缩着身体,小小的一只,这会儿看到她躺在床上,他心底竟然生出了几分自责。

  陆彦廷走到床边,抬起手来摸了摸她的额头。

  烫得要死。

  甚至都不用量体温,他都能知道她发烧了。

  但是,今天下午临出门的时候,她还好好的。陆彦廷:“我走以后你做什么了?”

  听到他的声音,蓝溪睁开了眼睛。

  因为发烧的缘故,她眼底湿漉漉的。

  尽管无精打采,她仍然露出了笑容。

  “陆总终于回来了,我很想你呢。”她一边说一边抬起手来。

  陆彦廷直接抓住她的手腕:“先回答我,我走以后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呀。”蓝溪眯起眼睛笑着,姿态慵懒。

  因为发烧,她的脸上泛着红晕,平添了几分性感。

  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唔,吃了一个全家桶,喝了三杯冰可乐,然后冲了半个小时冷水澡……就这样咯。”

  都已经病成这样了,她依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陆彦廷看着她这样,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就她这种在来例假的时候疼到需要靠布洛芬来救命的体质,还有勇气洗半个小时冷水澡?

  陆彦廷咬牙切齿地看着她:“我看你真是活腻了。”

  蓝溪却一点儿都不害怕,甚至得意地笑了起来。

  陆彦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动手将她从床上拽起。

  “走,去医院。”

  “我不去!”蓝溪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烧得昏昏沉沉的,她的意识有些不清醒。

  加上昨天锻炼完浑身都疼,这会儿更疼了。

  她根本使不出什么力气。

  最后,还是被陆彦廷抱着下楼,扔到了车里。

  医院,大概是逃不过了。

  这段时间,蓝溪去医院的次数可以把之前几次没去的次数补上了。

  人发烧的时候就容易犯困,去医院的路上,蓝溪竟然睡着了。

  陆彦廷侧目看着她,也没把她叫醒。

  等快到医院的时候,他动手拍了拍蓝溪的头。

  蓝溪本身就睡得不熟,被他这样一欺负,立马就醒了。

  “快到医院了,别睡了。”

  **

  陆彦廷带着蓝溪到了发热门诊。

  说完情况之后,医生确定了她这是着凉感冒引起的发烧,开了点儿感冒药和发烧药就让他们回去了。

  折腾回家里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陆彦廷根本没给蓝溪自个儿走路的机会,回到观庭以后就抱着她下了车,然后又把她丢到了床上。

  逼着蓝溪吃过药以后,陆彦廷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发烧是会让人犯困的,而且退烧药和感冒药都有催眠的成分在,蓝溪吃完之后没多久就睡过去了。

  陆彦廷见她睡过去,才放心地去洗澡。

  洗完澡以后,回来躺在了她身边。

  ……

  蓝溪晚上又做了一个不好的梦。

  梦里,她在找当初放白婉言嫁妆的那个首饰盒。

  白婉言去世之后,那个首饰盒一直都在蓝溪的房间里头放着。

  一直到王莹和蓝芷新过来,首饰盒才不见的。

  当初因为蓝仲正要娶王莹,蓝溪和他大吵一架,最后搬出了家里。

  后来再回来拿东西的时候,首饰盒已经不见了。

  发生这事儿以后,蓝溪自然而然地怀疑起了王莹和蓝芷新这对贱人,于是就去找她们吵架了。

  蓝溪梦到,就是那天吵架时的场景。

  那是一个傍晚,她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找首饰盒没有找到,于是就下楼去客厅找王莹。

  当蓝芷新正好也放学回来。

  不管蓝溪怎么问,她们都不承认。

  然而蓝溪却有强烈的预感,几乎可以肯定首饰盒不见和她们母女有关。

  于是,开始因为这件事情大吵。

  “贱人,你抢走她的位置,还想抢走她的东西?!”

  已经是后半夜,卧室里很安静,蓝溪突然情绪激动地吼了这么一句,陆彦廷都被吓了一跳。

  他知道,她应该是做了什么不愉快的梦。

  陆彦廷抬起手来,轻轻地摸着她的后背,希望能通过这种行为让她冷静下来。

  但是很显然,他的动作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梦里,正在争吵时,蓝仲正回来了。

  了解过事情的缘由之后,他动手,狠狠扇了蓝溪一个耳光。

  梦进行到这里的时候,蓝溪开始低声的抽泣。

  陆彦廷听到了她哭的声音,虽然是在做梦,但是她的眼泪仍然从眼角流了出来。

  看她这个样子,陆彦廷心里有种说不出滋味儿。

  如果她平时也能像睡着以后一样,学着示弱,他们之间也不会产生太多的矛盾。

  可是,她平时却表现得像一只刺猬,浑身都是刺。

  蓝溪哭了一会儿,稍微安静了一些。

  想来应该是噩梦结束了。

  陆彦廷用手指为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

  这天夜里发生的事情,蓝溪自然不会记得。

  第二天早晨。

  蓝溪醒来的时候已经退烧了,精神状态比昨天晚上好了许多。

  蓝溪醒来的时候,陆彦廷早就醒了。

  他盯着她看了几秒钟:“还难受么?”

  蓝溪笑盈盈地回他:“不难受了,还要感谢陆总昨天晚上及时回来救我呀。”

  说到这里,她掀开被子下了床,“你看,我好得很,今儿都能去上班了。”

  陆彦廷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只觉得刺眼。

  他实在不喜欢她这种虚伪的笑容……

  “好。那就准备去上班。”

  原本想让她在家休息一天的,既然她执意说自己好了,那就让她去工作。

  今天蓝溪身上的疼痛确实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她也没打算一直休息在家里。

  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容易想太多,还不如去上班。

  ……

  八点二十,蓝溪坐了陆彦廷的车和他一块儿去公司。

  和之前一样,他们两个人在地下停车场就分开了。

  陆彦廷坐专用电梯上楼,她坐员工电梯。

  几天没来上班,办公室里还是老样子,进门就能听到八卦。

  看到蓝溪走进来,平日里看不惯她的几个马上开始了新一轮的八卦。

  今天早上,网上有新闻拍到了陆彦廷和蓝芷新一块儿参加T大校友联谊会的照片。

  照片上,两个人举止亲密,还一同提前离开。

  这些点,足够八卦记者大做文章。

  一个晚上的时间,八卦记者已经脑补出了一出大戏。

  新闻里分析,前段时间曝光的和陆彦廷结婚的对象很有可能就是蓝芷新。

  除此之外,新闻里还八卦了一下蓝芷新的身家背景。

  经过新闻里这么一介绍,大家都知道蓝芷新是蓝家的女儿了。

  办公室里的人本来就看不惯蓝溪和陆彦廷的事儿,一出这种新闻,当然是迫不及待地落井下石。

  蓝溪刚进办公室,她们就开始刻意地聊天。

  “哎,你们看今天早上的新闻了吗?陆总和那个蓝芷新可真般配啊!”

  蓝溪原本对她们每天聊的八卦并不感兴趣。

  但是,听到蓝芷新这个名字,她的注意力立马被吸引过去了。

  这时,另外一个同事也开口了:“对啊,你们还记得吗,她之前就来公司找过陆总的,我当时就说他们俩的关系不简单吧!”

  “之前不是说陆总结婚了吗,我猜结婚对象就是她吧?”

  “还真说不好……”一个人也插嘴进来,“不过我可以肯定,陆总对蓝芷新绝和别人不一样。哎呀,那个眼神啊……太温柔了!”

  嘭——

  蓝溪直接摔了手里的鼠标。

  她这一下过后,整个办公室都安静了。

  蓝溪从椅子上起来,走到那个带头说八卦的人面前停下来。

  她的眼神有些可怕,那个同事被她看得头皮发麻。

  “你在哪里看到的照片?”蓝溪质问她。

  同事:“什、什么照片……”

  蓝溪:“陆彦廷和蓝芷新的照片。”

  同事:“新闻上看的啊,难道你早晨没看新闻吗?”

  蓝溪没再回复她的话,回到自己的座位,拿起了手机。

  办公室那边的人面面相觑,很显然是把她当成了那种失宠以后精神错乱的人。

  蓝溪拿起手机,随便打开一个客户端。

  果不其然,首页的推荐里就有关于陆彦廷和蓝芷新的新闻——

  陆彦廷携蓝芷新出戏校友会,二人举止亲密,并携手提前退场。

  蓝溪颤抖着手点进去,看到了里面的照片。

  照片里,陆彦廷确实是搂着蓝芷新的,被媒体捕捉到的瞬间,两个人正在对视。

  真的很像一对。

  还有他们提前退场的照片,蓝芷新整个人都快和陆彦廷贴在一起了。

  这个小贱人——

  看到这里,蓝溪再也忍不住,直接砸了手机。

  又是一声巨响,整个办公室的人都被她吓了一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