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某英雄科的矢量操纵[综] > 111.一度见证的基石(十九)
  打从今天起床开始,白兰就一直觉得自己的右眼皮跳个不停。

  ……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么?

  为此白兰小心翼翼地了大半天,但是他最后惊奇的发现,自己的水杯并没有被打翻;尝试的新上市的棉花糖的口味也正好是他所喜欢类型,并不村子啊某些让人觉得如同吃了屎一样的奇葩味道;就连那些向来都让人觉得有些愚钝的下属们今天的表现也难得的让人觉得可圈可点,虽然说依旧是出于愚蠢的人类的范畴之内但是总算是还可以看得过眼。

  与其说是右眼皮跳灾,不如说是今天简直顺利的难以想象。说是一个少有的LuckyDay都不为过。

  白兰双手交叠,手肘撑着桌子,手撑着下巴,一脸的深沉。

  都说暴风雨前会是令人感到虚假的有些梦幻的平静,现在这个和平的过了头的密鲁菲奥雷家族,总让他觉得后面是不是给自己酝酿了一个什么大招在等着……

  不过白兰其实也不是特别担心。

  毕竟,能够让他都觉得棘手的事情,迄今为止都还没有遇到过呢。

  所以对于那个【可能到来的灾难】,与其说是防备,倒不如说是白兰抱有着一种轻松的、等待着好戏开场的心情在等着的。

  要知道,一天到晚的都这样平静如水一样的生活,真的也很无聊的嘛。

  青年眯着眼睛想。

  啊,不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有趣的剧目上演呢?还真是令人期待呀……

  白兰那骨节分明而又十分好看的手指微微屈起,不紧不慢的敲击着桌面,发出了一阵一阵的非常有规律的“咚咚咚”的声音,就好像是剧场开幕之前,那些提前一步正在活跃气氛的乐队一样。

  而就在这样惬意的时候,异变突生。

  窗户外面突然刮起了剧烈的狂风,气势之凶猛,就好像是要把周遭的一切全部都撕裂才肯罢休一样。

  而这显然并不是终结。

  因为紧随着飓风的,就是大地剧烈的摇颤。幅度之大,坐在办公室里面的白兰都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对面的楼房在不断的摇晃。

  ……这是突然地震了?

  白兰有些迟疑的想。

  骗鬼呢!

  哪里会有这么巧的地震啊!而且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他们这边的内陆地区还会有台风的啊岂可修!

  不过比起自己那些急吼吼的要去处理在这样的突发情况下各类的事项以及安排家族成员的下属,白兰这个顶头大BOSS可以说是当的非常的轻松了。

  他甚至是还可以饶有兴趣的打开窗户观望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内心里面满满的都是“啊,终于来了啊“这种的犹如苦行僧终于等到了修行圆满的欣慰感。

  或许,还有一些别的心思。

  比如……

  这无聊的生活,终于有了一些不同于以往的刺激产生。

  白兰.杰索这个人,其实并不刻意的去追求胜负。在这个男人看来,比起那最终的结果,显然还是达成这个结果的过程更加的有意思。

  他追求的是在这平淡如水的生活之中的刺激,哪怕自己会因此落败,只要过程足够精彩,他都可以笑着去接受一切。

  这是一个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追寻他认为有意义的、有趣的事情的疯子。

  如果说太宰治是在向死而生,那么白兰就是将自己的性命也都当作了天平一边的筹码,像是一个完全不计较后果的疯狂的赌徒一样,用生命来交换足够惊心动魄的经历。

  你和某个叫西索的家伙真的不认识吗?你们之间一定会非常的有共同语言。

  ——即,比起平平淡淡的安稳的活着,更追求一段轰轰烈烈的人生。长短无所谓,但是一定要足够有趣、足够精彩,哪怕是为此献上生命都在所不惜。

  又或者换句话来说的话就是,比起死亡,反而是无聊更加让他们感到恐惧。

  这是何等病态的……却又肆意并且令人惊叹的人生观。

  “啊啦,小正。“

  在基地里面的某一处,入江正一的耳边突然响起来了白兰的声音。

  “是?“

  其实正在暗搓搓的和沢田纲吉那边联系的入江正一一个激灵,捂住了自己的胃部,觉得从那里传来了强烈到无法忽视的疼痛。

  卧槽卧槽卧槽,该不会被发现了吧?

  入江正一满脑子里面都是这样的想法。

  不过好在,事情比入江正一想象之中的要好上一些。或许是因为现在有了吸引白兰注意力的“新玩具“,所以白兰就没有去计较入江正一瞒着自己做的那些小动作,全当作是没有发现了。

  “外面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耳机的另一头,那个人的声音绵软甜腻,就像是他最爱吃的棉花糖一样。讲道理,一个男性可以把自己的声音折腾成这个样子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只不过,如果仅仅是因为这样的语气就断定对方是什么无害的、又或者是不值一提的跳梁小丑一类的存在的话,那可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毕竟……这个棉花糖,他可是带毒的啊。

  真的有人不长眼不长心的以为随便是谁都可以过来咬上一口的话,只怕等到尸体都已经埋在泥土里面腐烂了,都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才会死亡的。

  所有深知白兰秉性的人都会明白,那分明就是一条恐怖的王蛇,拥有着和他美丽的外表相匹配的剧毒。

  “可以拜托小正先处理一下家族内部的事情吗?“

  白兰笑眯眯的问。

  “啊……好、好的,没有问题!“

  入江正一先是答应了下来——虽然一直待在某一个隐蔽的小角落里面联系彭格列那边的他尚且还不知道外界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不过紧接着,入江正一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白兰你有事情么?“

  言下之意就是,为什么你不自己亲自去啊?

  “啊哈哈,这个嘛……“

  白兰已经打开了自己办公室的窗户,一只脚踏在了窗户的边沿上。因为他的办公室毫无疑问的占据了这一座办公楼除去最顶层那原本用来关押和囚禁尤尼的最顶层之外最高的地方,所以可以将下方的一切全部都一览无余。

  而此刻呈现在白兰眼底的无疑是一片的混乱。

  无论是倒塌的建筑物也好,还是裂开了深深浅浅大小不一的裂缝的地面也好,又或者是那些四处奔走的家族成员也好……

  在无可抵挡的灾难面前,即便是手握着远超常人的力量似乎也做不到什么。

  除非你已经强大到足以撼动这一片天地。

  白兰并没有为自己的家族以及家族内部的成员们遭受到了如此惨痛的灾难而有丝毫的动容——说到底,他的眼睛里面究竟有没有【看】到这些人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因为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呀~“

  白兰那一双在阳光下面比紫水晶还要来的通透的好看眸子里面闪过了悠然的冷光,锁定了某一个虽然并没有刻意的隐藏自己的踪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人也发现不了的地方。

  在那里,前几日才刚刚有过一面之缘的、带走了他们密鲁菲奥雷的小公主的白发少年身后伸展着隐隐约约的、看的不是特别清晰、接近时半透明四股由风龙卷组成的羽翼悬浮在空中,正在冷冷的看着下方一切事情的发生,血色的瞳孔里面无喜亦无悲。

  “找到你了~!“

  白兰笑了起来,像是一个终于抓到了自己心爱的糖果的孩子。

  “那么,让我看看……“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呢?“

  这密鲁菲奥雷家族最高的掌权者却是半点都不打算前去阻止对方的行动,反而是对一方通行的来意颇为好奇。

  甚至于,他可以为了等待对方究竟想要做什么,而对于一方通行在自己的领地范围内搞的各种破坏视若无睹。

  在白兰的眼中,那些——无论是耗资巨大的领地,还是组成家族必不可少的家族成员,全部都是可以轻松的再一次获得的【东西】,根本不值得他花费大量的精力和心血。

  而与之相比,一方通行这个终于可以打破他的无聊日常的人,无疑更加的让白兰能够重视起来。

  “哎呀哎呀。“

  身后伸展开了雪白的、像是天使一样的羽翼,白兰悄无声息的来到了比一方通行所处的位置要来的更高一些的天空上层,居高临下的……有如一个hentai一样,在对方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悄无声息的用着灼热的目光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来这里是想要做什么呢?“

  白兰竖起了一根食指,抵在自己的唇边。

  处于稍稍低一些位置的空层的一方通行自然是没有想过在自己的头顶不远处有人正在STK自己。

  不如说正常人都不想到这种操作的。

  他只是冷漠的看着下方那像极了末日天灾一般的场景,表情冷漠的像是什么下方的那一切都不是出自于他手一样。

  一方通行并不是杀人狂,他也不一欺压弱小为乐。会这样做自然是因为出于某种“必要“的需求。

  “都这个样子了……“

  “那些人,也应该出来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