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帝师系统 > 123.车邻
  此为防盗章,请V章购买比例达到50%后再看文  荀南河拥着被褥,看到自己衣物都被褪去,面上表情更是难看,光洁的小腿缩回了皮被之中,两眼隐含怒光,冷冷道:“请大君避让,让臣穿戴整齐后,再见过大君,再恭贺大君亲征得胜归来!”

  她脸色已经可谓恼怒,还有几分难堪。

  辛翳手足无措的站在榻边,脱口而出:“我已知道了。”

  荀南河:“什么?”

  辛翳:“是我亲自替你更衣的,我已经知道了。你别想瞒我。”

  荀南河压低声音:“所以……”

  辛翳:“所以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荀南河不说话。

  辛翳陡然恼了,咬牙切齿:“我就知道,荀师从来没打算告诉过我!荀师对我瞒的事情,也不知这一两件了吧!”

  荀南河抬头,也把被子裹得更紧了些,神态坦然:“除了此事,我还有什么瞒过你?”

  辛翳看她肩颈露在外头,散乱的长发披在肩上,他想要从她那张永远自若的脸上揣测出一两分真心,半晌才道:“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曾经说漏嘴过,说帮我,一切都为了任务。如果任务成功,你就可以回去——”

  荀南河竟难得露出几分慌乱神色:“你……你竟然连这个也知道!”

  辛翳看她慌了,似张狂得意的笑道:“但不管你有没有达成任务,你都不会回去了。你的家?你只有郢都这一个家!”

  荀南河脸色微微泛白,他的话却恐吓不住她太久,她立刻恢复神色,淡淡道:“大君恨我也是难免。但我……无话可说。”

  辛翳心底陡然有些恨她如此淡然的样子,拔高音量道:“你只能在这里,你哪也回不去!楚宫才是你的家!你就是死,也要死在郢都!葬,也要葬在纪山,要和我辛氏姬姓一家共长眠!”

  荀南河微微一愣,看着他,竟笑了:“好啊。大君之命,臣不敢不从。”

  辛翳心底一烫,但这就跟被扎一刀似的,先是烫的才感觉到了疼。

  他站在脚踏上,半晌才反应过来,冷冷笑了:“是了,你根本就不怕。当重皎说你的魂魄在人世间游荡时,我就该想到。我何须担心你,你是游魂,是鬼神,真的逍遥自在去了——“

  荀南河皱眉,似乎没听懂他的话。

  她性格看起来温和,实际上是烧不烂咬不动的铜豆子,听见辛翳说话这样不客气,也有些火大:“辛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有斥责你失礼,已经是看在你已长大的份上了!好,我是欺瞒了你,要杀要剐你随意吧,但现在,你给我出去!”

  辛翳膝盖抵在了床榻上,更往前逼了一步:“这是孤给你修建的府邸,郢都更是王土,孤想在这里就在这里!你是王臣,孤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更何况,你是女子,你、你连王臣都不是了。“

  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胆子,竟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

  荀南河近几年已经很少被他气成这样了,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剧烈咳嗽起来,指着他,道:“我是女子,就不再是王臣?!好,很好。出征之前,你既与我有过争执,今日又对我如此失礼冒犯,便是既不把我当臣,又不愿与我做师生。那便请大君将我逐出楚国去,不过是像八年前那样流浪卖药,我甘愿。”

  辛翳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恶劣,但他居然伸手拽住了她手里的被褥,笑道:“不,孤有个好去处给你。”

  辛翳俯下身子,微微偏头,在她耳边轻语。

  荀南河脸色白了,陡然冷笑:“辛汪汪,我耗费八年,养出来你这样一条恶犬,你也休要叫我先生!放手!”

  辛翳伸出手去,他捏住了荀南河因为病弱而尖尖的下巴,似乎能将她半张脸都握在手里。荀师那样高傲冷静的人,竟然有这样一捏就能揉碎似的骨肉。

  他以现实中从来不敢在她面前显露的狂傲姿态笑起来:“先生的一副柔骨皮囊,不用在道儿上可惜了。“

  他说着,捏的荀南河白皙的脸上几个泛红的指印,一用力,将她摁回了榻上。他分不清是自己在发热,还是南河也病的在发烧,但掌心是滚烫的。荀南河怒到声音沙哑:“辛无光!放手!”

  辛翳抬手捂住她的嘴,使她不得再用那常年来斥责教育他的口吻说话,而后一只手扯开她紧紧裹着的被褥,手按上了刚刚他亲吻的腰腹。

  荀南河面上显露出被轻薄后极度的愤怒,她直直瞪着辛翳,而后又露出几分失望与痛苦,伸手挣扎起来。辛翳心底一凉,但不顾一切的野望一下子将头脑冲的滚烫。

  他已经不是小时候,荀南河根本抵不过他的蛮力。她在他略粗暴的触碰下颤抖,但又似乎在挺着让自己不要哆嗦,紧紧闭上了双眼,似乎觉得恶心,以至于不再想看他一眼。

  辛翳将她从被褥中捧出来,贴近自己。

  荀南河抽出手来,抬手就要向他脸上打去。

  辛翳松开了捂着她的手,猛地捉住她手腕,将这双细瘦的写出过不知多少策论文章的手折在她头顶。

  荀师虽然会骑射,但是早在多少年前就力气不能与他相比了,这会儿被他摁住,更是动弹不得。

  荀南河咬紧牙关,就算他手劲再大,就算他的手指过分用力的抚过,她也绝不肯发出一点声音来。

  辛翳脑子里充血,他不懂那些,只知道蛮横的满足自己的新奇,直到她的腿折起,荀南河颤抖的唇间终于漏出一点声音来。

  “杀了我吧。”

  她喘息了一下,又立刻咬住唇,将声音咽下去,半晌道:“早知有今日,我不如毒死你。”

  辛翳笑的埋头咬住她:“先生疼我,不会舍得。”

  荀南河痛楚的闷叫一声,蜷起泛着冷汗的身子,咬牙切齿:“你这是不伦!”

  辛翳大笑,一抬手将她揽住:“你们都一个个这样说,可外头早就有了荀师以色事主之名,不若就坐实了罢。”

  南河不再说话了。她甚至不再看他,只死死抓着软枕,妄图让自己脸上依旧保持平日的冷漠,却渐渐眼梢泛红,忍不住低吟……而一滴眼泪也从她眼角掉了出来……

  辛翳似乎隐隐听到了一声哽咽,他猛地抬起头来。

  她哭了。

  荀南河竟然……哭了。

  他、他都做了些什么!

  “先生!”

  辛翳猛地弹坐起身,惊醒过来。

  宫室外天已经快黑了,他满身大汗坐在帷幔之中,一阵微冷的风吹进来,十几盏铜灯火苗跳动,他的中衣黏在身上,又冷又紧,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他只记得自己在荒唐,反应迟钝了半秒,才猛地想起荒唐的另一主角是谁。

  他居然……

  辛翳傻在了原地。

  他是不是个变态啊!都他妈在梦里做了些什么!

  辛翳猛地抓起了床头的皮被,脑袋埋了进去。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烫了起来——

  这岂止应该脸红,这现在就应该自刎谢罪!

  他都说了些什么混蛋话,做了些什么人渣事儿!

  死者为大,更何况南河还未下葬,他居然就梦见了……

  难道南河入梦来找他,说不定还要交代点家国大事,慈祥的爱抚一下他的脑袋,顺便探一探他是否还病着,结果就变成他在梦里把、把南河给摁倒了……

  而且还不是你情我愿!

  而是特么的强上啊!他还记得自己掐着她脖子,逼她蜷起腿来,南河恨得咬牙切齿,气得眼泪都掉下来,却被他弄得……

  辛翳猛地把被子罩在头上,真想一头撞死在宫柱上!

  他心底真有几分瞧不起自己的羞愤。

  他算什么没良心的东西!梦里都是这样的荒唐!

  就算是他心里对南河有几分恨也罢,可这些年,她对他的好却也是不掺一点水,这么多年,就算南河不喜欢他,就算南河什么也不告诉他就走了,可那些旧日里生动的细节,全都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他:

  她是真的关心过他。

  他日日胶着复杂痛楚的心境里。一面觉得南河可能心里根本就没有他,可能她带着任务而来,随意就走,还有许许多多的任务等她完成,他虽然不知道什么是“任务”,但却知道他对她而言并不是特殊的。另一面,那些鲜活的细节,那些她往日里并不言说却在做的行动,都时时刻刻在证明南河是真的宠他……

  但他也分辨不出来。

  她的那些无奈又忍俊不禁的叹息,那些坐在他身边无言又温暖的陪伴,是因师生之情,还是君臣知己……

  然而脑海中,往往还有另一个声音,无时无刻道:想再多,又有何用。

  他不肯早说清楚。她都已经不在了。

  这声音几乎在他所有的回忆与痛楚中见缝插针。

  辛翳动了动身子,却听见被子扯动了玉铃。

  对……他临睡着之前,还在摸玉铃,难道真的是南河的魂魄到他身边来了,他却——

  辛翳实在忍不住,抓着脸哀嚎一声,摊在床上。

  他从来就生怕被南河讨厌,尽力都在她面前表现的乖巧,长大后,再干黑心事儿也都尽量背着她。南河训斥他,他听在心里那都是无微不至的关心;南河与他意见不合,他都觉得那是她不把他当外人,直抒胸臆。

  辛翳见了她就装乖讨巧,别说这种事了,就是让他上次跟南河吵了一架,都肝颤了三个月……

  他其实也并不是没有梦见过南河,可能他那时候还没懂事,也未曾见过南河躺在被褥之中的样子,那些梦都是模模糊糊的,摸不到边界——

  可今日……

  辛翳出了一身大汗,他想要掀开被子走下榻去,却低头一看被褥,跟触电似的缩了回去。

  啊……不是就做个梦么!怎么……

  世人说他是混蛋也罢了,今日所作所为,人渣混蛋这些词怎么够形容!

  景斯在回廊上踌躇已久,听见辛翳在四面敞开幛子的屋子里鬼哭狼嚎,也忍不住走进宫室内,对着在帷幔里蜷成一个虾子还在以头抢床的辛翳道:“大君——可是头疼的厉害?”

  辛翳猛的一僵,开口声音都有些奇怪:“……不打紧。”

  他似乎也觉得自己声音太沙哑,清了清嗓子:“孤,已经发了汗。病……应当也好得差不多了。”

  景斯还是担心:“大君,要不再让重皎来为您看看?”

  辛翳挥手:“不用,别叫他!”

  景斯:“喏……宫中有一事,不知该不该禀告大君。”

  辛翳掀开被子,呆了一下,又拢上,不胜其烦,甩手道:“有话就说。”

  景斯:“前些日子大君既说了迎申氏女入宫,这边已经着手安排了。此女入宫,是做美人,还是做夫人?”

  辛翳心不在焉:“随便,这点儿事,你说吧,你说封什么就封什么。”

  申氏好歹也算是楚国现在比较有风头的氏族,景斯想了想:“要不然就夫人吧。”

  辛翳不耐烦:“夫人就夫人。我不管,这些事儿都你弄,哪用那么小心,就是放进来随便找个屋一关不也一样么。”

  景斯瞧出来他不是真的想迎申氏女,怕是跟荀师临走之前劝他的话有关系,连忙惶恐道:“只是这是第一个近大君身的女子,就怕大君有什么要求,奴等做的不合适。”

  辛翳站起身来,随手将玉铃捏在手里,愣了半天,又嗤笑:“谁说她是第一个?自己去办,逼她进宫的又不是我,她就是在宫里上吊了,也别来找我!”

  他说罢,将被褥揉成一团,扔在地上,飞也似的往沐濯的隔间里去了。

  辛翳回头:“怎么了?不是说不让拿铃铛么?”

  重皎神色严肃:“这玉铃没放下铁舌。”

  他手绕着玉铃首部的红绳拽了几下,玉铃上端有孔,原来是那红绳下挂着发声的铁舌,只是之前绳子抽紧,就算被碰撞也不会发出声响。这会儿他在手指上绕了几圈,将红绳放下,抬起手来。

  那玉铃高举,重皎晃了晃手腕,却听不到玉铃响声。

  辛翳转头看去,只见那铁舌在玉铃内微微打转,却像是有灵,就是不碰到铃壁。

  重皎脸上显露出惊愕的神情来。

  辛翳先惊后喜:“难道是说——”

  重皎摇头:“不……他的魂魄并没有回来。但……也没有去遥不可及的地方。”

  辛翳皱眉:“什么意思?”

  重皎:“他的魂魄没有通往天上,也没有去地下,而是仍在现世徘徊。”

  辛翳脸色大变。楚国早有对魂灵上天或入地狱的传说,但说他仍在现世是什么意思?难道荀南河辛劳半生,死后却成了孤魂野鬼?!

  辛翳一把抓住重皎的肩膀,急的额头上青筋鼓起:“什么意思!你不能带她回来么?或者让她去到天上也好!怎么能让她在现世漂泊!复礼不复礼都不重要,我一辈子见不到她也都不重要,你要让她安心去该去的地方才对!”

  重皎摇头:“他在北部,离我太远了。今日是他死后第七日,怕也是我唯一能感应到他的时候了——”

  忽然,那玉铃中的铁舌不再打转,静静的垂在正中。

  重皎:“……时间过了。复礼的时间已经过了。”

  辛翳:“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重皎摇头:“我不知道,只知道他的灵魂似乎仍在世间,但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亦或是要去哪里。我只是个楚巫,又不是天神。“

  他想了想,又道:“这个玉铃,你随身挂着。他万一真的会有一天来找你。”

  辛翳一把拽掉腰带下的组玉环佩,手指又急又乱的将玉铃挂在腰带下:“他会来么?是这能招他来,还是说他听到我的声音了。”

  重皎帮他系好,摇头:“我不知道。只是若他真的来了,这个铃铛必然会作响,但铃声轻微,却不会将他吓走。他是明日会来,亦或是三年五年之后会来,我也不知道。或许他就在远处飘零,终你一生等待,他也不会回到楚地。”

  辛翳捏住那玉铃:“北方——是哪里?秦国、晋国、魏国?还是燕赵?”

  重皎只摇头:“难道你还打算去找她,还是说要把北方各国都打下来?这次晋楚之战,晋王拼死在前,公子白矢又是个将才,听说楚军也备受创伤。”

  辛翳缓缓放下那玉铃,它竟然在晃动之中毫无声响。

  他道:“可惜伤了老子,没能杀了小子。公子白矢恐是大患。”

  重皎看他神情又恢复正常,聊起了军国之事,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和其他人都怕荀师的死,让辛翳再受刺激。

  重皎和他一起踏着雪往屋瓦下缓缓走,他满身银饰珠贝作响,道:“未必,公子白矢很难成为储君。若他想要王位,必定会带军攻入曲沃,逼至云台,驱逐或杀死应当正统继位的太子舒。到时候晋国境内一定大乱,我们或许可以带兵攻入晋国,像百年前那样再度瓜分晋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