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彻骨的悲哀
  一秒,两秒,三秒……她眼前的一切突然间变得很模糊,所有事物都也在摇晃,崩坏,由一个变成两个,三个,然后她就突然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在晕倒之前,她耳边还不断传来江瀚臣慌张的呼唤,“洛然!”

  可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唐洛然还是倒下了。

  她晕倒之后,歹徒就将她松开,转头摁下电梯门的开关,门及时打开,里头塞满了穿着警服的男人,一窝蜂地冲出来将神情呆滞的歹徒逮捕。

  而江瀚臣根本里的无暇顾及别人,他跪倒在地上,将躺倒在地的唐洛然抱在怀里,不停摇晃她的身体,一边不断唤她名字,“洛然,洛然,你绝对不能有事……”

  他宁愿她这辈子都不属于自己,也不愿意这辈子都再也看不到她灵动的模样。

  在唐洛然晕倒不久后,傅子琛就醒了,少量的乙醚的麻醉作用并不能持续很久。

  他虽然头痛欲裂,但意识恢复得很快,一醒来就意识到自己现在正躺在病床上,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白花花的天花板。

  怎么回事?

  挣扎着坐起身来,傅子琛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他这才发现傅家长辈都在房间里,看到他醒来,别提有多高兴,但又带着一丝顾虑,“你醒了,医生说你只是被乙醚迷晕了,没什么大碍。”

  “我知道。”傅子琛说着,低头抚了一下额头,虽然醒来,但他还是晕晕沉沉的,头跟灌了铅似的沉重。

  不对,这个气氛实在太不对劲了。

  恍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傅子琛瞪大双眼扫向四周,还是没有发现唐洛然的身影,他刚想要问,傅老先生就抢先一步开口,沉声反问,“你是不是在找唐洛然?”

  “她都把你害成这样了!真不知道你那么在意她做什么!”傅母在旁搭话,难得没有说很难听的话,流露在脸上的神情也很不自然,让人无所适从。

  不过好在明天就是周六了,无论如何,唐洛然都得滚出江城,离她的儿子远远的!

  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吵的人心烦意乱,傅子琛想抬起双手抱住隐隐作痛的头,然而左手还扎着连接着输液管的针头,他只得作罢,垂下手搁在膝头上。

  事实证明他的心慌并不是空穴来风,傅老先生很快就告诉他真相,“在你被歹徒用针头刺中之后,她也遇上了歹徒,而且她被注入大量的乙醚,直到现在已经过去几个小时,她还是没有要醒来的样子。”

  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

  下意识地扭头看了窗外一眼,看到天空的颜色已经变得灰蒙蒙,东方渐白,傅子琛这才相信这一天已经过去,天就要亮了。

  “刺啦——”脑海里有一根叫做理智的弦突然间绷断了,下一秒他就跟疯了似的将盖在腿上的被子掀开,又将左手背上的针头强行扯下来,转头下了床,连拖鞋都来不及穿上,就发了疯似的狂跑出房间。

  “子琛!你这是做什么!”

  傅母还抬腿就想追出门去,傅老先生喝住她,“好了!还嫌事情不够乱吗!”

  傅母顿在原地,不可思议的转身,“爸!”

  傅老先生由人扶着在病床边的沙发上坐下,偏头问身侧的人,“离婚证办好了?”

  “是的,老爷。”

  傅母一听‘离婚证’三个字,原先担忧的眉目顿时亮起,“爸……你已经?”

  “我说了,会让这孩子永远的离开江城,不许你再去找她的麻烦了!”沧桑有力的嗓音落下,傅老先生却是叹了一口气,深幽的望着空落落的病床,不知在想些什么。

  “可是我……”傅母咬了咬牙,不行,看这个架势,她还需要给唐洛然加一剂强心剂才行!

  心思一转,傅母心里就生出了一个主意,不如……从唐家下手?

  ……

  刚醒来不久,力气还没有完全恢复,傅子琛跑出房间才察觉到腿软无力,可他没有停下,依旧漫无目的地往走廊深处跑,而身后有人不断在喊他,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其实心口的伤已经在疼,但傅子琛哪里顾得上自己,他满脑子都只有唐洛然,如果现在见不到她的话,他真的会死!

  他是慌张,可他也不傻,靠自己的力量找不到唐洛然,他就转去副院长的办公室找江瀚臣,让江瀚臣带他去唐洛然的病房。

  “你不要慌张,不然扯动伤口,你这辈子就别想看到洛然了。”江瀚臣对他冷言冷语,但好歹说的话还算中听,傅子琛没有反驳,捂着心口调整呼吸,好容易才让疼痛缓解一些。

  就算不情愿,他还是给傅子琛指明了方向——唐洛然的病房就在他的病房所在的走廊对面的长廊,右侧304。

  “还有,她没什么大碍,只需要好好休息就行,很快就会醒来的!”江瀚臣又补充了一句。

  “304,304,304……”记住数字,傅子琛一得到结果转头就想离开,而江瀚臣也没想留他,低头就准备工作。

  谁知傅子琛走出了几步后会回头,突然缓了语气,“江瀚臣,谢谢你在我无能为力的这段时间里守护洛然,如果没有你,还不知道她会发生什么事。”

  傅子琛这是在感谢他?

  哼笑一声,江瀚臣神情冷漠,笑容却是苦涩的。

  他顿了顿,抬头与傅子琛四目相对,蓦地开口回应,“你不必道谢,我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我爱的人着想,我心疼她,还有就算得不到她,我还是爱她。”

  所以,就不要给他发好人卡了,给他留点尊严不行吗?

  “我知道了。”说罢,傅子琛就转身离开办公室。

  这次他不敢走得太着急,毕竟他这条命早就不是他一个人的,他自己不爱惜还要替别人爱惜自己。

  根据江瀚臣的指示走到唐洛然病房门前,傅子琛想都没想就拉开病房的门,病床的位置就在门口斜上角,他第一眼就能看到——唐洛然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俏丽的面色没有一丝血色,连薄唇都发白。

  看到她这么憔悴,他的心越发疼痛,腿跟灌了铅似的沉重,却还是硬着头皮走到床边,在唐洛然身旁的空位躺了下来,与她共枕眠,看着她的侧脸,他低声喃喃,“洛然,我来找你了。”

  如果唐洛然这辈子都不醒来,那他就一辈子都陪她长眠。

  这么想着,他闭上眼睛,手与她的手十指相扣。

  ……

  “唐洛然!难道傅家对你的警告完全就不起任何的作用么?究竟还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的儿子??”

  “如果你执意要和子琛在一起,那么,就用整个唐家作为陪葬!”

  唐洛然昏昏沉沉中,隐约听见傅母犀利的批判声,夹杂在傅老先生浑厚有力的嗓音中,她拼命的摇着头,细密的冷汗顺着额头流淌。

  “不……不要!不是这样的,不要抢我的子琛……不要!”

  手臂上大片的汗水,女人猛然嘤咛出声,从酣睡中乍然掀开眼帘,苍白的墙壁,灰暗的色调,鼻尖闯入的药水味才提醒她这里是医院。

  心里稍稍轻松了一口气后,唐洛然猛地睁大双眼,仰头,男人那得天独厚的俊颜近在咫尺,薄薄的唇瓣已快贴到她的面前。

  “啊!”下意识的尖叫出声,却被一只大手率先的覆上了红唇,“嘘……”

  示意她不要说话。

  唐洛然眨了眨双眼,右手紧张的想要抓住些什么,摸了空,原来她已近床沿……

  唐洛然的大脑瞬间短路了……

  “醒了?”

  沙哑的语气在唐洛然的耳边响起,扑上脖颈的尽是温热的气体

  听得出来,傅子琛的声音有些微微的喜悦,他下巴滋生出了不少短胡渣,只要一动就会碰到她,酥酥麻麻。

  “子琛……我,我怎么会……”

  “唔……”

  一片冰冷的唇瓣覆上了她的湿濡,迫不及待的堵住了她后面想说的一切。

  吻又急又猛,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给刻入骨髓,麻麻的触电感瞬间迷醉了唐洛然,男人迫不及待的攥取着她的呼吸,狠狠的绕住她的舌尖,引的唐洛然心里一阵悸动。

  “子琛……子琛……别……”这里是医院,唐洛然并没有忘记!

  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到他,她的心情自然是好的不行,可如果这个吻继续下去……

  独属于男人的雄浑气体缠绕在鼻尖,唐洛然的大脑已是一片空白,她的心狠狠的颤抖着,在犹豫了很久之后,才顺从的闭上了眼睛,本能的抱紧了傅子琛。

  心,却不可抑制的狂烈跳动!

  唇齿间传来了血腥味,傅子琛却没有终止这个吻,而是用半边的身子欺上唐洛然的身,空出来的手掌摸索着解开女人胸前的纽扣。

  吻,依旧猛烈。

  “不行……这里是医院,子琛……”喘息间,唐洛然腾出手去推身前沉重的男躯。

  却被他扣住了手腕,取而代之的是惩罚性的啃咬,“你知道你昏迷的时候我有多好害怕吗?害怕你离开我,害怕我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一炬!”

  脖颈处一凉,冰凉的吻铺天盖地而来,密密麻麻的落在她的脸上,身体上。

  “只有把你刻入我的身体我才能反复的告诉自己,你会永远的在我的身边!”

  唐洛然只觉得后背一暖,原来是傅子琛把她压在了病床上,她的眉眼不知觉的收紧,眼光情不由衷的在眼眶中打转,心头竟弥漫出了彻骨的悲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