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大明元辅 > 第093章 扑朔迷离
  对于高务实的这个问题,岑凌当然也考虑过,不过他思来想去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莫朝希望广西先乱一阵子,有什么事都先等他们找出一个代替莫敬典的统兵人选来再说。→???八+++八读==书≥

  岑凌把他的判断或者应该说猜测说给高务实听,高务实听罢,依然有些怀疑。但是他对越南历史了解不足,一时之间有些难以判断。

  高务实目前对安南的了解,主要出自于张任和黄芷汀向他所说的一些情况。

  根据张任和黄芷汀的介绍,当年莫登庸向大明纳降求封,大明下诏降安南国为安南都统使司,封莫登庸为安南都统使之后,安南就在法理上成了大明版图,莫朝也成了唯一受到大明承认的合法zhèngán——这没开玩笑,此时诸如朝鲜、安南之流,有没有得到大明承认,就是合法和不合法的差别。

  但是大明对于莫朝的承认,直接导致中兴的黎朝反莫运动加剧,各地反莫事件风起云涌。复兴的后黎庄宗派遣阮淦、郑检、郑公能、赖世荣等人已经攻取了西都清化,占据了南部的大片土地,在西都重建后黎朝{然而大明不承认}。后黎朝的遗臣纷纷前去投奔,支持后黎朝的莫朝地方官员也纷纷倒向后黎朝。

  而此时的莫朝却发生了内讧,于是在莫登庸于病逝后{1541年},莫福海独自掌握权力。不久后莫福海也病逝,其子莫福源继位。

  但是,泗阳侯范子仪不承认莫福源的地位,并在御天府华阳立莫登庸之子弘王莫正中为帝,使得莫氏宗室争权内讧,丧失了乘中兴黎朝立足未稳,发动进攻的机会。

  此次莫朝内乱,使得国势日衰,无法消灭后黎朝,安南由此进入了南北朝时代。c∮八c∮八c∮读c∮书,⌒o≈

  黎朝这边,此时反莫朝勢力代表阮淦被部下毒杀{1543年},实权掌握在郑检手中,郑检与莫朝抗争并多次主动进攻,还趁莫朝内乱煽动莫朝将领黎伯骊、武文密倒戈讨伐莫朝,实力大增。

  此后郑检大军进攻莫朝首都东京{即升龙},皇帝莫福源出奔金城,留莫敬典率兵在东京升龙防御,击退了郑军。此后,莫朝又与后黎朝多次发生交战,互有胜负。

  然而总的来说,莫朝之所以能维持这样的局面,靠的既不是民心,也不是国力,而是莫敬典的个人领兵才能。

  然而现在,莫敬典病死了。

  那么按照高务实的所知的情况来推论,莫朝当然应该是很紧张的。

  只是……莫朝难道就紧张到了这个程度,居然因为担心大明干涉,就来下蛊毒杀广西巡抚,目的却仅仅只是为了让广西乱上一乱?

  高务实怎么想都觉得这个理由实在太不充分了!

  张任虽然是广西巡抚,可他是个流官啊,就算他真的被毒杀了,朝廷只要一纸令下,随便派一个新的广西巡抚过来接任就完事了,难道广西还会因为张任之死就大乱一场不成?

  说句不客气的话,当年王阳明在两广任上之时,都没有重要到这个程度,又何况张任!

  所以这件事,高务实实在有些难以置信,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作案动机不明确。

  在这一瞬间,他甚至有些怀疑岑凌是不是在故意诱导自己的思路,因为如果从动机上来说,最有可能毒杀张任的不是什么安南莫朝,而正是广西的土司们。

  此前高务实在那次与张任的夜会中,曾经从张任口中得知他只有三次会见不熟悉的人。

  其一是一批儒学教员,这个直接排除了,甚至不用解释。

  其二就是安南使团,这个当时也是被高务实排除掉了的,原因就是对方没有动机,想不到今天却被岑凌拿出来指证说就是他们干的。

  其三才是当时高务实最为怀疑的对象,也就是刘尧诲召集了一帮子土司或者土司代表与张任会面的那次。

  这次会面,调查起来的唯一麻烦在于出席的人太多了,大大小小各家土司几乎都来了人,光是姓岑的和姓黄的就有一二十个,搞得高务实一时也不知道从何处查起。

  黄芷汀虽然执掌思明府政务已经有好几年了,但就高务实最近的观察来看,她对大明朝廷是有明显畏惧心态的,说她派人毒杀张任……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那么,岑凌呢?有没有可能是他贼喊捉贼?

  高务实觉得,这个可能还真不能排除,至少在确认泗城州内部变乱属实之前,这个可能是不能排除的。

  甚至,以高务实这个自己喜欢玩阴谋的人看来,即便泗城州内乱属实,也不能确保岑凌没有毒杀张任——从最坏的情况考虑,谁知道岑凌是不是玩了个连环计,先给张任下毒,弄死这个主张将八寨地区改土归流的巡抚,再用真实的泗城州内乱一事来扰乱自己的视线,继而排除掉他毒杀张任的嫌疑?

  虽然高务实也怀疑岑凌有没有这样的疯狂和手腕,但至少有这样一种可能,那他就不能轻易相信岑凌的话。

  郭朴当年评价高务实的话,现在可能要一语成谶了,高某人还真是“算计过甚”。

  不过,以高务实的演技,自然不会让岑凌发觉自己已经受到了怀疑,所以他思索片刻,仍然显得一脸纠结,深深皱着眉头,问道:“莫朝现在的都统使——算了,就说安南国主吧,他叫什么名字来着,这个人你有没有什么了解?本按的意思是说,你觉得他有没有可能干这样没头没脑的事?”

  莫朝毒杀论本来就是岑凌提出来的,他当然不会自己打自己的脸,高务实这么问,明显是给岑凌送梯子,岑凌自然果断顺着梯子往上爬:“下官以为,莫茂洽此人是有可能这样做的。”

  “哦?理由呢?”高务实不置可否的问道。

  岑凌立刻道:“这莫茂洽乃是莫福源之子,嘉靖四十二年二月生。次年二月初七日,莫福源因患疹痘病死,莫茂洽继位,当时年仅两岁。由于莫茂洽即位时尚为冲龄,便由谦王莫敬典主持军事,应王莫敦让主持内政。其他安南重要大臣如驸马岸郡公莫玉辇、石郡公阮敬等都被提升到辅政大臣的位置,执掌兵权,尽力辅佐……

  简单一点说,就是此人从继位至今,根本没有亲自处理过什么政务,而现在莫敬典这个莫朝的擎天玉柱倒了,莫茂洽一个少年国主,无论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下官以为都不算很意外。”

  这……似乎倒也有些道理。

  高务实也有些动摇了,如果莫茂洽这个莫朝“皇帝”是个什么执政经验都没有的少年天子,那倒也的确不能完全排除他脑子抽风的可能。毕竟,莫敬典虽然是莫朝的擎天玉柱,可是说不定在莫茂洽看来,这也是压在他头上的一座大山。

  在他心里,莫敬典说不定跟霍光都有的一拼,这样的话,莫敬典一死,他兴奋之下希望力主一些事情来树立自己的权威,倒也是可能的。

  高务实有些烦闷,张任中蛊毒一事,怎么好像越来越扑朔迷离了。1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