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大明元辅 > 第044章 人才不少 上
  程大位?

  高务实总觉得自己似乎依稀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好像是跟珠算有关,可要再详细一点的记忆,却又有些记不清了。

  实际上在他穿越之后,早就发现自己对于前世的很多事情记忆非常深刻,偶有记得不是很清楚的,仿佛都是前世本就印象极浅的那种,也许程大位这个名字,自己前世也不过就是偶然看到过一次,所以才会记得不那么清楚。

  数术……珠算……

  是了,我这位堂兄拜在程大位门下,恐怕不是要学什么圣人经义,而是要学数学!

  这倒是有趣了,我们高家莫非还有机会出一个数学家?可这位堂兄历史上似乎也没听说混出多大个名堂呀?难道是因为高家的身份摆在这里,最终逼得他无法一展所长?

  哦,我想起来了,这位堂兄毕生无出,最后倒是从“我”这里过继了一个儿子为嗣……这两者之间会不会也有某种联系?譬如说,家族的压力使得他不得不放弃自己心爱的数学,然后失去理想的他整个人郁郁寡欢,最后郁郁而终?

  想到这里,高务实总算下定决心,不管自己的猜测到底对不对,既然这位堂兄喜好数学,那请他来帮忙管理下自己的产业,想必问题不大。

  算起来,二伯好像也快要致仕离任,不是今年就是明年,我这位堂兄在南京闹出这么一出好戏,只怕二伯脸上也难堪得很。既如此,我若此时去函请堂兄来京,二伯应该很有可能会答应。

  不过,我也不能完全不顾堂兄的意愿,就算不说让他来得多么迫不及待,也总得让他来得不至于太心不甘情不愿吧。不过,他既然喜欢数学,那就好办了。

  想到此处,高务实面露微笑:“好,高陌,你这个建议我看甚好,三槐兄长既然长于数术,异日于我必有臂助之力,待会儿我会修书与二伯和三槐兄长……你再说说还有没有举荐之人?”

  高陌稍稍犹豫了一下,道:“小人当初也不过是大老爷的亲卫家丁之一,所认识的大抵也就是身边这些人,若说符合大少爷方才所说要求的,却也只在这些人里头了。”

  高务实明白他的担忧,笑道:“无妨,你尽管举荐。”

  “既然大少爷如此说,那小人就再举荐三人。”高陌收起小心翼翼的神色,道:“其一,是原先大老爷亲卫家丁中的第一高手,名叫高珗。高珗此人历来最得大老爷看重,甚至曾亲自传授其用兵之道,此人若能来京师为大少爷效力,小人情愿让贤。”

  “高先?”高务实对“让贤”一说不置可否,却问道:“哪个先?”

  高陌道:“是王旁先,类玉美石之珗。”

  “哦。”高务实笑了笑:“倒是好名。”

  高陌道:“此名是大老爷为他取的。”

  “我大伯既然为他取此美名,想必也是对他寄望颇深。”高务实笑着问道:“此人现在何处?”

  高陌道:“在为大老爷守墓。不过,大老爷仙逝之前,曾命他管理护院家丁,守备高家祠堂。”

  那就是眼下有差事在身呀……不过还好,新郑是高家老家,这些事有的是人能做。

  但高务实想起另一个问题,于是微微蹙眉,又问道:“此人眼下在几房?”

  “仍在大房。”高陌说完,又马上补充道:“不过务滋少爷一直不甚喜欢高珗,认为他太过严肃,所以大少爷若能亲自修书一封与务滋少爷,说希望将高珗转进六房,想必务滋少爷不会留难。”

  高务实笑道:“看来我今儿要写的信可不少,好吧,这个人我也要了,你接着说。”

  高陌道:“小人再举荐一人,名叫高翊,立羽翊,此人原是逃难军户出身,因其家传制造火器技艺出众,被大老爷收于麾下,尤善制造各种霹雳火球。”

  “霹雳火球?”高务实怔了一怔:“那是何物?”

  高陌解释道:“所谓霹雳火球,乃铁铸球壳,中藏火药及各种发火装置,使其或被按压、或被牵引、或被引燃之时发生爆炸,威力巨大。此物乃是守备要地之神物,大少爷若得高翊,则将来我三慎园安如泰山,如百里峡响马之流,若有一窥三慎园之心,必重伤与霹雳火球阵之下。”

  哦,我懂了,这不就是地雷吗?明代各种文献都有记载,言明朝地雷技术在当时来说颇为先进,这么看来还真是不假。

  火器人才可是抢手货,尤其是对于高务实而言。

  “好,这个人我要了……这次要写信给谁?”高务实笑着问道。

  “高翊眼下在五房。”高陌解释道:“当年五老爷曾为前军都督府经历,管的也是火器,所以他在因病离任后,便找大老爷把高翊要去了五房,平时常与高翊讨论火器制造和改进之事。”

  啥?我这五伯也懂火器?

  不过这也没什么意义,五伯身体不好,当年大伯致仕没半年,五伯便也因病致仕回乡了,我来京城之前五伯便已经是个病秧子。他那放在后世得接近一米八的大个头,眼下还不知道剩不剩得下一百斤重,完全已经是皮包骨的状态……而五伯只有一子,名高务本,比自己才大了四岁,眼下也还在老老实实读书,想必留着高翊也没多大用处,我把此人要来应该问题不大。

  “行,也算他一个……还有一人是谁?”高务实问道。

  高陌轻咳一声,一贯比较沉稳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一抹红润,道:“还有一人……还有一人是……是犬子高烔。”

  高务实微微一怔,接着就笑了起来,打趣道:“你这是效法祁黄羊内举不避子呀?”

  高陌脸色稍稍有些涨红,高务实倒也不为己甚,笑着问道:“好吧,我猜你心里一定认为,你的儿子来为我效力,最起码忠诚是有保证的,对不对?”

  高陌用力点头:“是的,大少爷。”

  高务实问道:“那他可还有什么别的才能么?”

  高陌挠了挠头,道:“犬子……目力甚佳,是以箭术尚可。”

  箭术?高务实心里摇头,这东西马上要过时了……

  于是问道:“可会操作火器?”

  高陌点了点头:“会倒是也会,当初他对火枪颇有兴趣,但小人觉得,眼下寻常火器制作不佳,常有‘未伤人先伤己’之忧,因此小人不准他常练常用,他还因此跟小人很是闹了几回别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