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我有反派光环 > 27.血书
  路上依旧没有几个人,零星的店铺也门可罗雀,店家懒洋洋的,心思全然不在生意上。昨夜的大火,是华顷颜来到这里迄今为止见到过最多的人了。华倾颜一路沿着洛云衣的记号找到了县令爷的府邸。

  这位县令爷的财力一看就比常县长差多了,府邸不算大,只能算是中规中矩,矗立在一排平常人家的屋舍中倒是有些许显眼,内里却远没有常府的富丽堂皇,与小桥流水的优雅。

  华倾颜赶到时门外空无一人,连个守门的小厮都没有,只有一位年纪有些大,花白着胡子的老人站在门口等着——华倾颜看着有些眼熟,猜想应该是昨夜被水溅了一身有些狼狈的师爷。

  师爷现下已经换了一身衣衫,脸上饱经岁月沧桑,沟壑纵横,加上半白的头发,看得倒是有些睿智。他见到华倾颜赶来,连忙迎了上去,向华倾颜作揖道:“女侠终于来了,老爷在厅中与各位少侠们谈话,嘱咐我在这里候着女侠,我这就引女侠过去。”师爷对华倾颜作了一个“请”的动作。

  “有劳。”华倾颜略一躬身,跟着师爷穿过大门。

  华倾颜到达厅里的时候,县令已经与洛云衣几人聊开了,似乎就是在说无名大火的事情。

  “……承文县虽不富裕,百姓们却也能自给自足,日子过得乐融融……其实也就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吧,大概半个月之前,县里大大小小的街道上一夜之间飘满了血书,”县长表情沉痛,皱着眉头,声音很低,连带着头也低了下去,似乎是很不想回忆那天的惨象。

  甚至连华倾颜走进来也没有注意到。华倾颜只静静走到了洛云衣的身边坐下,冲洛云衣笑了一下,用口型对她说道:“我一会儿有事跟你说。”

  洛云衣盯着她的嘴唇,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便又将注意力放到了县令的身上。

  “血书铺满了整个承文县,不只北城门到南城门的一路,连不起眼的小巷子里都没有落下。从那天开始,百姓们便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恐慌之中……”县令嗓子里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哽在嗓子里,上不来也不下去,声音有些嘶哑。

  “血书上,写的什么?”赵旸问道。

  “……一月之内,无名火起,必吞全城!”县令停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胸口处像塞了一吨重的铅,呼吸都是沉甸甸的。

  所以,才有了从北城门所起的大火。一直向南蔓延,像一直凶猛却没有形态的野兽,摸也摸不着,挡也挡不住,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们无计可施,像被黑暗蒙住了眼睛,只能惊慌地原地徘徊,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走向何方,他们不知道,那沉寂的夜色,就是死亡的倒计时。

  “滴答——滴答——”

  在座的几人听了神色皆是一变,多大仇多大怨,才能这么狠,血书都能当雪片撒,内容也足够让人心神恐慌了。

  “县令有什么头绪?”洛云衣在一边柔着声音问道,似乎也在为承文县所遭遇的横祸所惋惜。

  “这……老夫实在是无从知晓。”县令摇了摇头,脸上的悲恸又多了几分。

  “县令不必担忧,有我们在,怎么样也不会让大火肆无忌惮地吞没这座城的。”赵旸在一边安慰着。

  几人看着县令怏怏的样子,眉头皱着一直都没有松开,眼珠上也布满了血丝,又聊了几句,无非就是“不必担忧,多加休息”之类的话语。

  小厮领着他们到各自的房间去休息,华倾颜想了想,最后还是嘱咐了小厮将她和洛云衣安排在一间房里就好。

  “师姐,”打发走了小厮,华倾颜做贼似的扶着两边的门框朝外面左右望了望,见没什么情况之后便将门轻轻关好,转身喊了洛云衣一声。

  “什么事这么谨慎?”洛云衣有些奇怪地问。

  “你猜我今天碰见谁了?”华倾颜坐下喝了一大杯茶水,才开口继续说。

  洛云衣挑眉看着她,似笑非笑。

  华倾颜见她这样儿,也没指望她能回答,便一摆手,说:“方煜!他今天跟我说……”

  华倾颜探过脑袋去与洛云衣细说了今日方煜与她说的话——当然,是捡了重点的说。

  “我猜啊,这件事肯定与魔修有关,说不定就是方煜的某个小喽啰。”华倾颜煞有介事地说。

  “听你这么一说,似乎真与魔修有关。”洛云衣沉吟着说,然后又望着华倾颜,有些担忧地说,“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没有,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华倾颜糕点塞得满嘴,无所谓得回答。

  洛云衣有些无奈,伸手擦了擦华倾颜布满糕点屑的嘴角,道:“你以后小心点儿,别出了什么事情我们都不知道。”

  华倾颜一愣,咀嚼的动作停了一下,有些呆呆得点了点头。

  看着她傻傻的样子,洛云衣支着脑袋笑了起来。

  已经接连两天的大火,让承文县稍微有些能力,跑得动路的人都已经开始收拾细软准备逃离了,所以县令府中也慢慢变得冷清起来,上午还见到的几个人,下午便没了影子。只有师爷还在忙前忙后。

  当天下午,华倾颜与赵旸赵武等人开始商量对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