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吧 > 夜不语诡异档案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诡异游戏(3)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诡异游戏(3)

  我们三人诧异的看着她。时悦颖脸上似乎有一丝烦躁,她呼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里边太闷了,有些不舒服。我到外边去透透气。”

  说完后,她就自顾自的离开了。走到门口,扭开门把手后,女孩的身体微微一停滞,又到:“亲爱的,等我回来。”

  我、小凉姐和茜茜姐面面相窥。这个温婉的女孩,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奇怪了?

  “嗯,我等你。”我点了点头,对她没头没脑的话敷衍道。

  可是哪怕是敷衍,时悦颖似乎也满足了,她径直出门后,将门合拢。

  “爱情,果然是能令人变得行为古怪。”小凉摇了摇脑袋。

  御姐茜茜更是一脸恨铁不成钢:“都是你,从前悦颖从来不会这样。她现在哪里还是那个干练果断的女强人,变得比小女人还不堪。明明是自己的公司出了大事,还一副心不在焉的。仿佛事不关己一般,哎,我都不知道我在瞎操心什么了!”

  她一边说,一边看我。眼神更加不满起来!

  抛开总监对我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沉的成见,时悦颖走出小会议室后,并没有如同她说的那样只是单纯的透气。她的脑袋很乱,乱到了六神无主的程度。

  而乱的根源,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就是那叫做李梦月的绝丽女孩。

  她顺着电梯来到了大楼外,刚到公司门前就看到了坐在大厅沙发上的李梦月。这个浑身散发着冰冷气质的女孩周身萦绕着排斥感,让许多本来想搭讪的雄性生物们完全不敢走上前。

  还真是个气场强大的古怪女生呢!

  时悦颖一边想,一边走上前,缓缓地走入了女孩的视线里。<>李梦月的视线落在了她身上,而同样坐在旁边一脸无聊的赵雪惊讶的叫了起来:“大小姐,时悦颖总裁真的来了。哇,你是怎么猜到的?”

  李梦月根本就没有回答的打算,她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时悦颖。

  时悦颖听到赵雪的话同样心里一惊,这冰冷女孩,从哪里看出来自己会来找她,竟然还耐心的留在大厅里安静的等着。明明想要找李梦月的打算,自己不过是刚刚滋生出来的念头!

  不过时悦颖没有管那么多,她更加担心别的事情。

  “我们到僻静的地方聊聊?”她对李梦月说。

  李梦月毫不犹豫的点头站了起来,雪白的裙角飞扬,那一袭修身的白色连衣裙就仿佛无数花瓣,哪怕一动不动,也招摇着所有人的视线。时悦颖有些暗自感叹,这个仿佛是从天上下来的尤物,今后也不知道哪个幸运的男人能够得到垂青。她也常常自豪自己的漂亮容貌,可是和李梦月一比,顿时就黯然失色了。

  “大小姐,等等我。”见到两人朝公司后边走去,赵雪连忙跟了上来。

  “你,留下。”冰冷的大小姐缓缓道。

  赵雪只得停住了脚步,眼巴巴的看着俩人消失在了前台接待的门后边。

  由于出了刚才的事情,整个博时教育都乱糟糟的,人去楼空。反而一大堆嗅到了腥臭味的媒体记者蜂拥而至,几乎将整个大厅都占据了。不过时悦颖本来就不经常出现在源西镇,所以作为公司的老板,反而没有被人注意到。

  她俩一直来到了楼后一处很少有人来的小巷子里,巷子中摆放着学生课间玩耍的许多用品。时悦颖坐到一只秋千上,荡了荡,然后拍了拍身旁的秋千。

  寒霜般刺骨的李梦月也坐了下去,她没有荡秋千的兴趣,只是安静的坐着,等待时悦颖说话。<>

  时悦颖等了几分钟,感觉和这位沉默的美女打哑谜实在很无趣,便开口了:“你是怎么知道我会来找你?”

  李梦月看了她一眼:“猜的。”

  时悦颖顿时郁闷起来,自己的心思有那么好猜嘛,居然连这只明显富含三无属性的女孩都猜出来了。

  “你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记得我?”她的声音低了下去。

  冰冷的大小姐微微点头。

  “记得我又怎样,不记得我又怎样。显然我是不认识你的,而你也不可能认识我。我都不知道你究竟想从我身上得到怎样的答案。”时悦颖显然没有给她答案,但是她的脸色却说不出的古怪。

  “我,忘记了,一切。已经,很久。”李梦月难得的多说了几句话:“什么都,忘记。唯有,记得,你,的存在。这,怎么,解释?”

  绝丽的白裙女孩伸出白皙的手指,在自己高耸的胸口上画了一个大圈,将自己的心脏圈了进去:“这一块,空荡荡的。只有透过,你。才能,找到,答案。填满,这里。”

  “你说话还真费劲。”时悦颖感觉听李梦月说话很难受,女孩的语气没有跌宕起伏,没有感情,不流畅也不结巴。虽然声音悦耳动听,但是再动听的机械声,也不会让人产生协调感。

  时悦颖抬头,用力的抬头。下午的阳光透过大楼的间隙投下来,令她有一种置身井底的错觉。

  “李梦月同学,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爱情?”她突然开口问。

  李梦月有些诧异,不过仍旧回答了:“不,清,楚。”

  “爱情这种东西,哪怕是闭上眼睛,遮住耳朵,也没法阻止你自己想对方。<>”时悦颖继续说道:“我身旁那个男人,叫做小奇奇,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李梦月摇头。

  “不认识就好,果然,你不认识他呢。”时悦颖脸上流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但是她的语气里却丝毫没有‘松一口气’的松懈感:“你不是想从我这里知道,为什么你能记住我吗?”

  女孩突然笑起来:“或许,我的一个猜测,能给你答案喔。”

  这句不轻不重的话,令冰冷的李梦月再也无法保持住冰冷的情绪,以及周身的寒意。就连那从细胞中往外分泌的排斥感也动摇起来。

  “给我,答案!”李梦月‘唰’的一声从秋千上站起,用力的拽住了时悦颖的胸口。

  本书来自//.html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